草叶衰时

【最终回放出,我要继续肝fgo了_(:з」∠)_】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完)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完)

*架空向,ooc自由心证,人物不属于我



5

零零散散的东西太多,比赛的筹备就准备了三个多月。

期间,王杰希第一次如此充分感受到叶修老流氓死不要脸的属性,不是以兽性躺在他的口袋里就是以人形紧随其后。

就在王杰希忍了又忍终于习惯了之后,对方突然一溜烟不见了。觉得自己被叶不修玩弄了的王杰希可怖的低气压袭卷了探望他的微草众人。

作为王杰希的首席大弟子高英杰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老师如此生气的样子,高英杰不禁想念起叶修在的时候——虽然老师那时脸色也不好但总比现在强。

虽然没有现身但再次成为风暴中心的人物叶修,终于在万众的期待(?)之下回来了。

那天晚上,叶修背着他改良好的千机伞,用钥匙开门准备进去的时候,灯突然开了。

突然的明亮让叶修被迫侧着脸眨眨眼睛,等他看清楚东西的时候,就看见站在灯开关旁的王杰希。

对方穿着白色的星星睡衣,用在他看来十分可爱的大小眼看着他。

“叶修,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你想走的话,直说就好。”

丢下这些话,还没有听明白的叶修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熄灯关上房门,一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般干净利落。

叶修能称得上是傻乎乎的站了一会,突然惊觉这是一个机会也说不定。

王大眼是在关心他。

又陆陆续续的过了一个星期,叶修和王杰希陷入了所谓冰河期,王杰希不理他任他浪,而叶修也不解释就这么由着过了下去。

终于在某个午后,叶修凑到王杰希面前,说了一个星期以来的第一句话:“王大眼,陪哥去个地方呗。”

原本王杰希还没有理他,继续记录他的药草生长变化的笔记。对方却直接找了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什么也不做就这么静静的盯着他看。

王杰希还是第一次觉得别人的视线如此难以忍受,他只要知道叶修还在盯着他,他就没办法继续工作——对方的视线太扎人了。

“你又想干些什么?”最终还是王杰希服了软,就当作是快些解决眼前这个大麻烦。

“我有件礼物想送给大眼儿,就跟我走一趟。”叶修说。

王杰希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笔,将他和叶修的大衣取来穿上,就这么出门了。

王杰希跟在叶修的背后,在这片森林中兜兜转转,最后竟走入了森林中某个偏僻的角落,那是王杰希从未走进去过的地方。

“这个东西我找了很久,大眼儿你看看是不是?”

“你怎么找到这个的……”王杰希怎么会认不出眼前的这株植物,他曾为了找到这株魔药花了数月的功夫在这个森林中寻找都颗粒无收。

王杰希蹲下身,仔细的拨开泥土注意不伤到根部将它完整的取出来,泡在他随身携带的装有营养液的玻璃瓶中。

叶修也不在意王杰希不理他专心的处理魔药,安静的蹲在他隔壁等他收好药草。

等对方彻底完事之后,叶修才开口说道:“大眼儿能原谅哥不?看哥送你的礼物份上。”

“呵,你一开始就瞄准了这个吗?”质问中带着稍许戏弄意味的话和略微上勾的嘴角暴露了他有所好转的心情。

叶修发现对方温和了不少的脸色,在心里小小的松了口气。虽然现在也许不是最合适的时候,但叶修还是决定说清楚。

一是全大陆的赛事即将到来,二是他不想把事情拖下去那不是他的风格。

两人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显然要比来时快的多,因为魔法师先生赶着回家安置他的宝贝药草。

“大眼儿啊。”

“怎么了?”王杰希跟着叶修一起停下脚步。

“接下来我要跟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这关乎哥一辈子的幸福。”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王杰希对叶修不时就兜弯子深感无力,只希望对方有话直说。

叶修面对着他,少有的不是懒洋洋的神色让王杰希有些异样。对方拉起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放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里面放了一小丛毛发。王杰希有些奇怪的看着叶修,却看见对方深吸一口气。

“大眼儿,和我过一辈子怎么样?”

“你……”

“这是我们一族的信物,哥把它给你了你就是哥的了。”

第一次的告白对方一脸呆滞,说没有一点伤心是假的。就在他觉得自己失败了的时候,王杰希一块幽绿色的,有着像草丛一样的白色纹路宝石塞到他手里。

“你就想这样子打发我吗?要告白也该认真些吧……这个就当是我的回礼。”

叶修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每个精灵出生时一同诞生的伴生石。

叶修小心翼翼的收好手里的东西,心想他的大眼真是个别扭的家伙,虽然也很可爱就是了。


END



*最后拖这么久一是懒癌发作二是沉迷于fgo【捂肝】,至此本篇结束,感谢支持。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四)

*啊啊啊要技术考试啦,要是考不过就真的要咸鱼了,整个人都方方的_(:з」∠)_

*架空向,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下一章应该就收尾了,下周末见,因为要考试_(:з」∠)_

比赛结束之后,叶修还是赖在王杰希的木屋里,他似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家里蹲整天过着吃饱就睡的生活。

如果说以前王杰希整天都看不到他人的话,现在叶修可以说除了上厕所之外无时无刻的在他面前打转,叶修现在最多也就是指导一下不时会前来拜访的兴欣众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王杰希终于忍无可忍。

“呃……大眼儿你一个单身的看起来挺惨的,哥看在你收留哥这么久,就陪陪你个孤家寡人。”

“不用了,谢谢。”扭头就走王杰希没有看到他背后叶修那纠结得不行的表情。

最后叶修还是去找了苏沐橙。

“呵呵,哪有人追人会像你这么嘲讽的?王杰希会知道你的意思就有鬼了。”苏沐橙难得嘲讽了一回叶修,“哥哥你说是不是?以老叶这种追法。”

千机伞中的光团,正是苏沐橙因意外死去的哥哥,苏沐秋。

苏沐秋上下晃了晃,像是在点头。

“那你们说哥还能怎么办?我没追过人啊。”

在叶修看来他遇到了他人生中最难通关的副本,还是他一窍不通的唯一的特殊副本开荒,更可怕的是他只有一次机会。

……

往后的日子像水一样流走,叶修看起来还是往常的老样子,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一发通关这个名为王杰希的副本他到底有多焦躁和无奈。

当一切的前路似乎都被堵死的时候,上天总会万分狡猾的给你开一道小裂缝,给你一个看似有所转机的机会。

荣耀大陆最近又举行了一个大型活动,在每一块分陆中选出数名高手和其他分陆一逐高下。

荣耀大陆原本就是由许多的小陆地聚集而成,因为被海水分割,每块分陆都有着不同的领导者和制度。

由此可见,这次的大赛能说是整个大陆的空前盛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盛大的比赛总于通过了各方首领的同意,联合举办。

因此,各大战队的王牌选手都被受邀成为这次比赛的参赛者。

遇到了两个意外,一个是来自霸图的王牌老将韩文清因想专注于霸图拒绝了邀请。

另一个,则是现微草战队的队长兼会长高英杰也拒绝了邀请,他推荐了现已退役并消失已久的王杰希参加这次比赛,他声称自己还不够成熟恐怕难以担当重任。

此话一出引来了极大的轰动,高英杰的话不禁让那些微草的支持者充满了遐想,那个带着微草前进多年的男人,那个为了微草强行封印自己的男人,那个被称之为魔术师代号王不留行的男人,会不会真的回来呢?

人们并不是不满意高英杰作为微草现任的主心骨,只是王杰希在微草的所有人当中就像是精神的支柱,哪怕是这一次输了他一定能再次带领他们获得冠军。

也许也是因为这个王杰希才选择了离开微草这个他长大的地方吧。

而老粉丝们则更多一层忧虑,王杰希一直以来都独自扛起微草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王杰希在对外宣布退役的时候,他们虽然极为不舍但更多是感谢和欣慰。

感谢这个男人支撑了微草百年,欣慰他终于可以解脱身上的束缚……

不论如何,知道件事的人们无不在想——王杰希,魔术师他还会回来吗?

而现在正处于话题中心的王杰希正像往常一样的照顾他的药草。

叶修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他和他相处这么久又这么会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他迟迟不表态不过是害怕高英杰以及微草会被舆论影响罢了。

哪怕是离开了微草,王杰希还是会习惯性的以微草为先的思考。

像他们这些家伙,有哪些个是心肝情愿的离开赛场的?

他太清楚了,王杰希有多想多想继续他的荣耀,但是为了微草继续发展的他又是那么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不动声息。

清楚这些的叶修忍不住这样想:王大眼这个家伙,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叶修决定顺从自己的本心,从背后搂住这个高高瘦瘦的家伙,轻笑着在他耳边提议:“算是陪陪我呗,看哥自己一个孤苦伶仃的和哥一起去比赛吧,王大眼。”

“喻文州、黄少天他们你不都认识吗?”

“大眼儿会做饭啊,哥都吃习惯你做的菜了,现在把哥一个丢过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王杰希的良心有没痛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人们很快就收到了消息,王杰希只有这次作为微草代表参加了这次的比赛。

高英杰在将灭绝星辰交回给他的老师王杰希的时候忍不住热泪盈眶,当时在场的微草成员有哪一个不是这样呢?

王杰希是微草历史上不可磨灭的荣耀。



tbc

非洲数年终于看到一丝曙光,算我求你了给我一把一期吧_(:з」∠)_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三)

叶王 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三)

*想了想还是做了些修改,对于后续的。有一句话我很喜欢: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ω・。)ノ♡

*ooc自由心证,人物不属于我。

*请随意的下翻~

3

叶修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带着被称之为草根的新立的兴欣学院战队成为第十赛季的总冠军。

王杰希站在台下,看着那只懒洋洋的老鼠变成人形叼着烟,挥舞着变大了的千机伞,带着兴欣走向赛季的终点。

哪怕是在叶修毫不留情的击败微草的时候,王杰希都还是安静的站在一个角落,看完全程。

那天比赛结束后,王杰希用他养的猫头鹰给微草的众人带了个信。

他安慰着有些灰心丧气的微草队员,他拍拍高英杰的肩膀,对他说:“托付起微草的未来吧,英杰。”

看着高英杰眼里明亮起来的光芒,王杰希想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他奋力守护多年的微草终于要交付给这个年轻人,新生的草木将再次遍布整片大地。

“哟,王大眼。”王杰希刚送走微草的众人,叶修就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你原来还有听墙角的兴趣。”

“大眼儿你这就冤枉我了啊,哥刚走出来就看到你们感人至极的‘父子重逢’,我也很无奈啊。”叶修点了根烟,那双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你是不是觉得寂寞了啊,孩子们都长大啦。”

“他们早就大人了,又怎么会有寂寞一说。”

对于他来说,现在只不过是回到他最开始的时候罢了。

那时的叶修只是对着他笑了笑,带着他去附近好吃的火锅店吃了一顿。

今天天气很好,并不灼热的太阳和一缕缕的微风吹过台上台下激动兴奋的人群,他们挥舞着双手或者是手里各色各样的东西,因为今天,整座大陆的冠军诞生了。

原本还在和他的队友们一起站在舞台中央,高举冠军奖杯的叶修,突然就直挺挺的倒栽在舞台上。

王杰希看到叶修脚步有些虚浮,正有些怪异就看到对方倒下,迅速的穿过人群来到舞台的边缘,有些担忧的看着一动不动,双眼紧闭的叶修。

显然兴欣的家伙们都被惊呆了,还是苏沐橙最快回神,紧张的蹲下着急的检查叶修的身体状况。

谁知原本还躺在地上装死的家伙睁开眼,把奖杯塞到苏沐橙怀里,对她扬起个笑容让她安心。

叶修转过头,朝着王杰希的方向伸出手挥了挥,还是那懒洋洋的带着嘲讽调子的开口说道:“哥没力气啦,扶哥一把呗,大眼儿。”

这时的人群都因为这个突发事件沸腾起来,激动的人们都在议论着,周围瞬间吵闹成一片。

但王杰希还是听到了叶修的声音,他再次绕过人群,往选手通道的方向走去;此时的叶修也被兴欣众人搀扶着下去了。

叶修知道王杰希听到了,他知道王杰希不会丢下他不管,王杰希就是那样的人。

不再是选手的王杰希进去后台花了些功夫,幸运的是他还是被放行了。

不久他就在长廊的长椅上找到了叶修,对方正摊在椅子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大眼儿你可算来了,哥等了你好久。”

“还有力气抽烟,看来你也没什么事。”不可否认,看到叶修和往常一样的抽着烟,他安心了不少。

“王大眼哥好累,快背哥回家睡觉。”

“你太重。”人形态的叶修是个有着178身高的男人,王杰希也就比他高几厘米,更何况他是个有些虚胖的家伙。

“王大眼你这么懒不行啊……唉,算了,哥就将就将就吧……”

说话间,叶修就在他面前变回了他的兽型态,那只圆滚滚的老鼠趴在王杰希手上就不动了。王杰希凑近去看了看才发现叶修已经在他手上睡着了。

叶修作为散人的一连串快打,怎么可能不把叶修这个平时就懒得要死的家伙累个半死。

第十赛季的比赛可以说是把叶修累的不行,更何况他甚至创造了37连胜的记录,恐怕刚才站在台上把奖杯举起来就耗尽了他最后的体力了吧。

和兴欣的众人打个招呼,王杰希就带着被他放在衣袋埋在手帕里睡得正香的叶修,避开人群静静的离开了。

天黑了,回家吧。

tbc

*懒洋洋的不想动,天好热_(:з」∠)_

去啃了小周的甜筒,对于我来说就是

菠萝味的那么大圆筒=原味甜筒+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芒果酱+罐头菠萝+有点苦味的黑巧克力甜筒

就是这样(。・ω・。)ノ♡

祝叶修生日快乐,感谢你带来的所有奇迹和感动。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二)

*架空设定,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预订在五到六章内完结






2

雨停了之后,叶修拉着王杰希帮他把树桩下的泥土翻开,方便他找东西。

雨水将土地浸泡得湿软,黑色的泥土散发着属于大地的气息。叶修拿着随手在地上捡的小树枝,在树桩周围的土地敲敲打打,像是在确认东西的位置。

“唔……应该是这了,来来王大眼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挖!”

“所以说为什么我也要跟你一起挖?”

“就我一个要挖很久的,现在不是有你吗?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

王杰希觉得自己遇上这家伙肯定是因为今天他还没来得及占卜,不然他绝对不会给这家伙开门。

想是这么想,王杰希还是蹲下身拿着自己的铲子把叶修指的那个地方的土翻开,叶修拿他的小铲子帮忙(原本他是打算直接用爪子的,被王杰希以在弄脏身子就不给他进门的威胁打消了念头。)

叶修藏的东西埋的不是很深,不久,王杰希就感觉到他的铲子碰到什么,将周围的土拍掉,一个木盒子就被慢慢的挖了出来。木盒子个头不小,很难想象以叶修的身形能把它埋进土里。

叶修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熟练的把箱子的锁打开,揭开盖子,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把银色的伞。

“就是这家伙,害哥找了好久。”

叶修攀着盒子翻身跃进盒子里,踩着里面的红绒垫子,一手拍在那伞上,嘴里不知念叨了什么,那伞银光大现转眼间就开始缩小,变成了合适叶修身形的大小。

叶修摆弄了几下手中的伞,像是在测试他合不合手。这时,变小的的银伞里飞出一个小小的银灰色光团,欢快的绕着叶修飞舞。

“叶修,这是你的银武?”王杰希如果刚开始还不确认,那他在看到那一银灰色的光团他就能确定叶修手里的伞绝非凡物,曾经使用过同为银武的灭绝星辰的王杰希知道,只有银武才能居住灵魂。

“哟,很识货啊大眼儿。”

眼前的老鼠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毫不介意被王杰希知道这件事。

他摸摸拿把伞,说:“他叫千机伞,是我一位朋友打造出来的给我的礼物。”

……

自那以后,叶修拿到千机伞之后就一直赖在王杰希家中同王杰希一同生活,他早出晚归,饭点的时候却能准时见到他。

“大眼你做饭好难吃,比你做甜点更难吃,还要继续努力啊。”

“大眼今天晚上吃啥?有玉米吗?”

“大眼你饭做太少啦,哥吃不饱。”

诸如此类的话数不胜数,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没有以前在微草中那般的匆忙,却觉得要更加的安定。这么想的王杰希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饭做傻了。

直到有一天,叶修把几个人带了回来。

两个兽族,一个精灵,一个羽族以及人族。

“来,大眼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松鼠陈果,狼族的包荣兴,火精灵唐柔,海鸥乔一帆和人族的安文逸,还有两个今天有事没来下次我在和你介绍。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同居人,王大眼,王杰希。”

“会、会长?”乔一帆是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王杰希,“……您还好吗?”

乔一帆从高英杰那里得知王杰希离开了微草,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片森林的某一处只知道他会在大陆的某处定居下来。

“好久不见,一帆。谢谢你的关心,我还过的不错。”王杰希向曾经的学生点点头,看来他退出微草去了别的地方得到了更好的发展,也是个正确的选择。

“你们认识呐?”叶修蹭蹭蹭的就跑到王杰希肩上和他咬耳朵。

“一帆以前是我的学生,他有才华,但不适合在微草魔法协会。协会有规定离开协会的人不能向人透露协会的信息。”

“原来如此,难怪我问一帆他以前在哪呆过他死都不肯告诉我。我也是睡太久了,消息都不灵了。”

“老大你们在说什么呢?也告诉我呗!”包荣兴好奇的打量窃窃私语的两人。

“唉唉,包子你别扑上去啊,他们有话要说呢!”陈果及时拉住了想要扑上去的包荣兴。

“果果,王杰希很厉害吗?”这是唐柔。

“当然厉害了,毕竟是微草的前会长。他不久前将位子交给了他的大弟子高英杰就消失了,没想到他会在这……”

至于乔一帆则有些奇怪的打量叶王二人,他从不知道前辈和会长关系好成这样。

“大眼儿看你和我这么熟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啊,要带着兴欣,带着这帮家伙取得荣耀大陆魔武大赛的总冠军!”

“就你现在的身板?”

“啧啧,大眼儿你也变得牙尖嘴利的了……哥可是能变成人形的,就像包子他们那样。”

的确,叶修带来的几位兽族都能变成人形,也就说明他们的血统都相对纯正,血统混杂的兽族根本不能变成人形。

虽然王杰希从来没见过叶修变成人形就对了,他一直都是以动物的形态在他面前晃悠。

“等你拿了冠军再说吧。参加比赛的可不只有你们,还有微草。”

“你真的确定没你在他们能撑的住我的攻势?”

“没吃过除草剂的草能叫野草?”

“微草的好爸爸变了啊,不再像护鸡崽一样护着他们了?上个赛季被人一波带走醒悟了?”

“我不可能永远护着他们。”

相同的教训吃一次就够了。

——

你想要的应该不只是这一赛季的冠军吧?——???

tbc

*设定变动:王杰希在第九赛季曾被人一波带走首先出局(并非叶修所为),决定改变微草现状。_(:з」∠)_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一)

*架空世界观,后面会一点点在文中展开,因为不打算写长篇,也就不专门把完整世界观写出来了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就算是只鼠老叶也是只不走寻常路的鼠(不你)

↓↓


1

自王杰希搬到这座清幽的深林里住了半个月,这森林在大陆的东部,人烟稀疏。

他临行前也就和微草魔法协会的众人的打了招呼,就带着他的行李在森林中光线较好的地方安了家。

他自从被林杰捡回微草后就一直住在那里,这么多年过去久到他将微草托付给他的后继者高英杰,这么一算也是匆匆几百年过去。

时至今日,他才真真正正给了自己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

那天,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正在打扫卫生。整理整理之前就请人建好的木屋往上面加上防虫防潮的魔法;慢慢的将自己的药草一类的魔法植物悉心放入松好土的田中——并不是不能使用魔法,只是这些王杰希比较喜欢自己亲自照顾植物们。做好这些工作他才进屋休息。

午后突然下起了雨,慢慢就演变为大雨,王杰希庆幸他刚刚就将植物们安顿好,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一开始因为大雨王杰希甚至没有听清,后来发现那响声极为规律才发现他来了客人,他打开木门。

“哟,你好啊精灵先生,介意个我个地方避避雨不?”

王杰希低头,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只老鼠叼着一片极小的烟叶,手里拽着一片枯黄的比他体型更大些的落叶还在往地上滴水,显然是在大雨中赶路身上棕灰色的毛也湿漉漉的,圆溜溜的黑眼睛充满期待的盯着他,看起来相当可怜。

王杰希将这位鼠先生请进门并让他先去洗个热水澡。

清洗完毕的鼠先生拿着王杰希给他的手帕擦干身上的毛,但是他随意的擦了两下就懒得继续,将手帕扔到一边。

最后还是不想他把水滴得到处都是的王杰希施了一个魔法,将他毛上的水分烘干。

“哦,精灵先生是个魔法师啊。”烘干毛发后的叶修毛茸茸的,就像个小小的毛球,看上去胖了不少。

“我是个混血,算不上精灵。”虽然王杰希的确有明显的属于精灵族的尖耳。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叶修。”叶修向他伸出手。

“王杰希。”王杰希轻轻回握了他的手,也许只能算是让叶修把手搭在他的手指上,因为他实在是太小了。

“就叫你王大眼好了,反正你也是大小眼。”

“你……”王杰希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之前那只可怜的模样就是一个骗局,这个家伙一张嘴就原型毕露。

但他还不至于和这么小的兽族计较,更何况叶修说的也是事实。

王杰希突然想起,自从他成为微草的会长,林杰和方士谦一类的老成员相继离开之后,多久没人敢这么直接的指出他的大小眼了?

“唉唉,大眼儿回神啦!有什么能给我吃的不?哥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早就饿了。”说着极其顺手的就往他身边的果盘伸出手,揪了颗葡萄啃了一口。

“你吃葡萄不就饱了么?”

那葡萄就比他的头小几圈。

“吃水果一会就会饿,不耐饱。”叶修吃的很快几下就吃完了那颗葡萄,“大眼儿你看我这么可怜就给我口饭吃呗,哥很好养的。”

王杰希还是将他准备好的下午茶分给了叶修一些,鼠先生有些嫌弃的尝了一口草莓抹茶蛋糕,说:“嗯~王大眼你的蛋糕有些甜啊,抹茶都被你做的这么甜……”

“……叶修你到底想干什么?”王杰希对他的垃圾话已经开始适应,给他一张面纸擦干净脸上的奶油。

“我来这里就是想把我的东西带回去,没想到现在这里也有人住了,以前哪有人会在这片地方住啊。”

“我今天才正式搬来这里。”

“那大眼你屋子后面的那棵大树有没有被砍了啊?”叶修对他比了比,“是一棵大概比你腰大上三圈的老树。”

王杰希伸出手让叶修站在他手上,将他带到窗边,指着窗外最大的那个树桩说:“是不是那个?”

叶修擦擦窗上的水汽,仔细观察一会说道:“对对对就是那家伙……大眼你要不要那么凶残那么大的树就这么被你砍了。”

王杰希冲他摇摇头,“不是我,我来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了。”

“幸好哥把他埋在地下,应该没事。雨停了我们就去树底下挖吧,大眼儿!”

……

我是幸运的,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王杰希日记

tbc



*王杰希那么那么的可爱,疯狂打call!!!

*老规矩的中短篇_(:з」∠)_

老叶立牌没买到一是穷逼二是没买到,啊,要吃土_(:з」∠)_

【荒天】那只黑猫(完)

*160fo点梗的荒天,一个平淡的小故事,也是我羡慕的一种相处方式。

*变成了猫的大天狗和助攻的晴明(似乎我的晴明爸爸一直都是助攻_(:3」∠❀)_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荒天

荒川捡到了一只猫,在某个暴雨倾盆的下午。

他和往常一样的准时下班回家,公司离家不远,所以哪怕是个雨天还是选择撑伞步行回家,更何况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并不讨厌雨天。

于是他在路边的灌木丛里遇到了一只猫,一只黑猫。

那只体型不小的黑猫躺在矮矮的灌木下,因为雨势太大还是被打了个湿透,要是它再往里面躺一点荒川还真发现不了这猫,看那猫一动不动他甚至以为那猫死了。

他伸出手摸了摸那一动不动的黑猫,还是暖的,没死。

随即他就发现那猫的左腿上有一大口子的伤口,从伤口滑落的雨水也被染上了红色。

荒川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转身离开,避开伤口把那猫抱在怀里,也不介意那猫染湿了他的西装,把它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

那是间小诊所,医生也就一个,是荒川认识的人。

“真是难得的稀客啊,荒川。”

“许久不见,晴明。”

安倍晴明一眼就发现了他怀里的黑猫,小心的接过。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啊,我先帮这小家伙看看,完后在聊聊吧。”

安倍晴明把黑猫带进那间小小的手术室,一待就是半个小时。

等他出来的时候,黑猫的伤口已经包扎好,身上的毛也被擦干,正安静的窝在安倍晴明的怀里熟睡。

“他已经没事了,你一会带他回去就好,你要小心……”

“不是我的猫。”

“哦?”安倍晴明虽然是带着疑问的开口,但他完全没表现出意外的样子,“这是你在路边捡回来的?”

“嗯,诊金你要多少?”

“照旧就好,荒川你还是喜欢把路边手上的流浪动物带来我这啊,你都知道我养不了这么多的……那这个小家伙怎么办?”

荒川思索一会,说道:“等他好了之后就放它走吧。”

安倍晴明说:“你啊,也不是讨厌动物吧?从来没见你养过一只。”

“野猫是养不熟的。”

轻轻留下这句话,荒川便打着伞步入雨中,离开了。

“他是这么说的,你要怎样?”

安倍晴明问他怀里那只张开眼的猫,黑猫晃了晃尾巴,那双蓝色的眼盯着屋外的雨幕,那是荒川离开的方向。

……

荒川又一次见到了那只猫,是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午后。

那天他正好休假,他悠闲的坐在凉椅上看着手里的书,手边的桌子上摆着茶水和小饼干。

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他看起来竟有些提前步入老年生活的架势。

挂在窗口的风铃随着风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阵阵的风在窗口吹入格外惬意。

一声猫叫突然闯了进来,一开始荒川是没有去理会的,因为这附近的流浪猫狗并不少。像是有意要打断他,喵喵的在他耳边响个不停,带着某种节奏就像是在呼唤他。

最后还是放下手里的书的荒川认了输,他有些无奈的转过头,在自家的窗边就看到了一只猫。

是那天他救了的黑猫。

有些不一样的是,那猫的脖子上这次还挂了个金属做的小牌子,荒川仔细看了看,发现上面写了大天狗的字样。

“谁给你起的名字?真难听。”

那猫,或许该叫大天狗,似乎被他激怒了,有些生气的推开了荒川伸过来的手。

荒川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错了,给一只猫叫狗才奇怪吧。

荒川不再理那只看起来有些生气的猫,回到自己的凉椅上继续看书,他还没来得及看几眼,就又被肚子上的重量转移了注意力。

那只黑猫正躺在他肚子上,惬意的围成一团,还有些得意的向他挥了挥尾巴。

荒川更多的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又怎么会和一只猫计较,虽然他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严肃脸。

他的下属因为这个对他老是害怕的不行,生怕他发火,这只猫却完全不怕他,大摇大摆的窝在他肚子上小憩,好不悠闲。

腹部传来的温度和重量以及那小小的心脏的跳动感,让他突然觉得,养一只猫也不错。

清风吹过,岁月静好。

end

*最近我好像特别喜欢这种平淡的调调⊙▽⊙,感谢翻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