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凉

【给王杰希疯狂打call,王大眼他这么这么可爱♡】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祝叶修生日快乐,感谢你带来的所有奇迹和感动。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二)

*架空设定,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预订在五到六章内完结






2

雨停了之后,叶修拉着王杰希帮他把树桩下的泥土翻开,方便他找东西。

雨水将土地浸泡得湿软,黑色的泥土散发着属于大地的气息。叶修拿着随手在地上捡的小树枝,在树桩周围的土地敲敲打打,像是在确认东西的位置。

“唔……应该是这了,来来王大眼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挖!”

“所以说为什么我也要跟你一起挖?”

“就我一个要挖很久的,现在不是有你吗?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

王杰希觉得自己遇上这家伙肯定是因为今天他还没来得及占卜,不然他绝对不会给这家伙开门。

想是这么想,王杰希还是蹲下身拿着自己的铲子把叶修指的那个地方的土翻开,叶修拿他的小铲子帮忙(原本他是打算直接用爪子的,被王杰希以在弄脏身子就不给他进门的威胁打消了念头。)

叶修藏的东西埋的不是很深,不久,王杰希就感觉到他的铲子碰到什么,将周围的土拍掉,一个木盒子就被慢慢的挖了出来。木盒子个头不小,很难想象以叶修的身形能把它埋进土里。

叶修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熟练的把箱子的锁打开,揭开盖子,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把银色的伞。

“就是这家伙,害哥找了好久。”

叶修攀着盒子翻身跃进盒子里,踩着里面的红绒垫子,一手拍在那伞上,嘴里不知念叨了什么,那伞银光大现转眼间就开始缩小,变成了合适叶修身形的大小。

叶修摆弄了几下手中的伞,像是在测试他合不合手。这时,变小的的银伞里飞出一个小小的银灰色光团,欢快的绕着叶修飞舞。

“叶修,这是你的银武?”王杰希如果刚开始还不确认,那他在看到那一银灰色的光团他就能确定叶修手里的伞绝非凡物,曾经使用过同为银武的灭绝星辰的王杰希知道,只有银武才能居住灵魂。

“哟,很识货啊大眼儿。”

眼前的老鼠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毫不介意被王杰希知道这件事。

他摸摸拿把伞,说:“他叫千机伞,是我一位朋友打造出来的给我的礼物。”

……

自那以后,叶修拿到千机伞之后就一直赖在王杰希家中同王杰希一同生活,他早出晚归,饭点的时候却能准时见到他。

“大眼你做饭好难吃,比你做甜点更难吃,还要继续努力啊。”

“大眼今天晚上吃啥?有玉米吗?”

“大眼你饭做太少啦,哥吃不饱。”

诸如此类的话数不胜数,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没有以前在微草中那般的匆忙,却觉得要更加的安定。这么想的王杰希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饭做傻了。

直到有一天,叶修把几个人带了回来。

两个兽族,一个精灵,一个羽族以及人族。

“来,大眼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松鼠陈果,狼族的包荣兴,火精灵唐柔,海鸥乔一帆和人族的安文逸,还有两个今天有事没来下次我在和你介绍。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同居人,王大眼,王杰希。”

“会、会长?”乔一帆是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王杰希,“……您还好吗?”

乔一帆从高英杰那里得知王杰希离开了微草,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片森林的某一处只知道他会在大陆的某处定居下来。

“好久不见,一帆。谢谢你的关心,我还过的不错。”王杰希向曾经的学生点点头,看来他退出微草去了别的地方得到了更好的发展,也是个正确的选择。

“你们认识呐?”叶修蹭蹭蹭的就跑到王杰希肩上和他咬耳朵。

“一帆以前是我的学生,他有才华,但不适合在微草魔法协会。协会有规定离开协会的人不能向人透露协会的信息。”

“原来如此,难怪我问一帆他以前在哪呆过他死都不肯告诉我。我也是睡太久了,消息都不灵了。”

“老大你们在说什么呢?也告诉我呗!”包荣兴好奇的打量窃窃私语的两人。

“唉唉,包子你别扑上去啊,他们有话要说呢!”陈果及时拉住了想要扑上去的包荣兴。

“果果,王杰希很厉害吗?”这是唐柔。

“当然厉害了,毕竟是微草的前会长。他不久前将位子交给了他的大弟子高英杰就消失了,没想到他会在这……”

至于乔一帆则有些奇怪的打量叶王二人,他从不知道前辈和会长关系好成这样。

“大眼儿看你和我这么熟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啊,要带着兴欣,带着这帮家伙取得荣耀大陆魔武大赛的总冠军!”

“就你现在的身板?”

“啧啧,大眼儿你也变得牙尖嘴利的了……哥可是能变成人形的,就像包子他们那样。”

的确,叶修带来的几位兽族都能变成人形,也就说明他们的血统都相对纯正,血统混杂的兽族根本不能变成人形。

虽然王杰希从来没见过叶修变成人形就对了,他一直都是以动物的形态在他面前晃悠。

“等你拿了冠军再说吧。参加比赛的可不只有你们,还有微草。”

“你真的确定没你在他们能撑的住我的攻势?”

“没吃过除草剂的草能叫野草?”

“微草的好爸爸变了啊,不再像护鸡崽一样护着他们了?上个赛季被人一波带走醒悟了?”

“我不可能永远护着他们。”

相同的教训吃一次就够了。

——

你想要的应该不只是这一赛季的冠军吧?——???

tbc

*设定变动:王杰希在第九赛季曾被人一波带走首先出局(并非叶修所为),决定改变微草现状。_(:з」∠)_

【叶王】魔法师和他的鼠先生(一)

*架空世界观,后面会一点点在文中展开,因为不打算写长篇,也就不专门把完整世界观写出来了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就算是只鼠老叶也是只不走寻常路的鼠(不你)

↓↓


1

自王杰希搬到这座清幽的深林里住了半个月,这森林在大陆的东部,人烟稀疏。

他临行前也就和微草魔法协会的众人的打了招呼,就带着他的行李在森林中光线较好的地方安了家。

他自从被林杰捡回微草后就一直住在那里,这么多年过去久到他将微草托付给他的后继者高英杰,这么一算也是匆匆几百年过去。

时至今日,他才真真正正给了自己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

那天,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正在打扫卫生。整理整理之前就请人建好的木屋往上面加上防虫防潮的魔法;慢慢的将自己的药草一类的魔法植物悉心放入松好土的田中——并不是不能使用魔法,只是这些王杰希比较喜欢自己亲自照顾植物们。做好这些工作他才进屋休息。

午后突然下起了雨,慢慢就演变为大雨,王杰希庆幸他刚刚就将植物们安顿好,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一开始因为大雨王杰希甚至没有听清,后来发现那响声极为规律才发现他来了客人,他打开木门。

“哟,你好啊精灵先生,介意个我个地方避避雨不?”

王杰希低头,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只老鼠叼着一片极小的烟叶,手里拽着一片枯黄的比他体型更大些的落叶还在往地上滴水,显然是在大雨中赶路身上棕灰色的毛也湿漉漉的,圆溜溜的黑眼睛充满期待的盯着他,看起来相当可怜。

王杰希将这位鼠先生请进门并让他先去洗个热水澡。

清洗完毕的鼠先生拿着王杰希给他的手帕擦干身上的毛,但是他随意的擦了两下就懒得继续,将手帕扔到一边。

最后还是不想他把水滴得到处都是的王杰希施了一个魔法,将他毛上的水分烘干。

“哦,精灵先生是个魔法师啊。”烘干毛发后的叶修毛茸茸的,就像个小小的毛球,看上去胖了不少。

“我是个混血,算不上精灵。”虽然王杰希的确有明显的属于精灵族的尖耳。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叶修。”叶修向他伸出手。

“王杰希。”王杰希轻轻回握了他的手,也许只能算是让叶修把手搭在他的手指上,因为他实在是太小了。

“就叫你王大眼好了,反正你也是大小眼。”

“你……”王杰希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之前那只可怜的模样就是一个骗局,这个家伙一张嘴就原型毕露。

但他还不至于和这么小的兽族计较,更何况叶修说的也是事实。

王杰希突然想起,自从他成为微草的会长,林杰和方士谦一类的老成员相继离开之后,多久没人敢这么直接的指出他的大小眼了?

“唉唉,大眼儿回神啦!有什么能给我吃的不?哥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早就饿了。”说着极其顺手的就往他身边的果盘伸出手,揪了颗葡萄啃了一口。

“你吃葡萄不就饱了么?”

那葡萄就比他的头小几圈。

“吃水果一会就会饿,不耐饱。”叶修吃的很快几下就吃完了那颗葡萄,“大眼儿你看我这么可怜就给我口饭吃呗,哥很好养的。”

王杰希还是将他准备好的下午茶分给了叶修一些,鼠先生有些嫌弃的尝了一口草莓抹茶蛋糕,说:“嗯~王大眼你的蛋糕有些甜啊,抹茶都被你做的这么甜……”

“……叶修你到底想干什么?”王杰希对他的垃圾话已经开始适应,给他一张面纸擦干净脸上的奶油。

“我来这里就是想把我的东西带回去,没想到现在这里也有人住了,以前哪有人会在这片地方住啊。”

“我今天才正式搬来这里。”

“那大眼你屋子后面的那棵大树有没有被砍了啊?”叶修对他比了比,“是一棵大概比你腰大上三圈的老树。”

王杰希伸出手让叶修站在他手上,将他带到窗边,指着窗外最大的那个树桩说:“是不是那个?”

叶修擦擦窗上的水汽,仔细观察一会说道:“对对对就是那家伙……大眼你要不要那么凶残那么大的树就这么被你砍了。”

王杰希冲他摇摇头,“不是我,我来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了。”

“幸好哥把他埋在地下,应该没事。雨停了我们就去树底下挖吧,大眼儿!”

……

我是幸运的,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王杰希日记

tbc



*王杰希那么那么的可爱,疯狂打call!!!

*老规矩的中短篇_(:з」∠)_

老叶立牌没买到一是穷逼二是没买到,啊,要吃土_(:з」∠)_

【荒天】那只黑猫(完)

*160fo点梗的荒天,一个平淡的小故事,也是我羡慕的一种相处方式。

*变成了猫的大天狗和助攻的晴明(似乎我的晴明爸爸一直都是助攻_(:3」∠❀)_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荒天

荒川捡到了一只猫,在某个暴雨倾盆的下午。

他和往常一样的准时下班回家,公司离家不远,所以哪怕是个雨天还是选择撑伞步行回家,更何况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并不讨厌雨天。

于是他在路边的灌木丛里遇到了一只猫,一只黑猫。

那只体型不小的黑猫躺在矮矮的灌木下,因为雨势太大还是被打了个湿透,要是它再往里面躺一点荒川还真发现不了这猫,看那猫一动不动他甚至以为那猫死了。

他伸出手摸了摸那一动不动的黑猫,还是暖的,没死。

随即他就发现那猫的左腿上有一大口子的伤口,从伤口滑落的雨水也被染上了红色。

荒川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转身离开,避开伤口把那猫抱在怀里,也不介意那猫染湿了他的西装,把它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

那是间小诊所,医生也就一个,是荒川认识的人。

“真是难得的稀客啊,荒川。”

“许久不见,晴明。”

安倍晴明一眼就发现了他怀里的黑猫,小心的接过。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啊,我先帮这小家伙看看,完后在聊聊吧。”

安倍晴明把黑猫带进那间小小的手术室,一待就是半个小时。

等他出来的时候,黑猫的伤口已经包扎好,身上的毛也被擦干,正安静的窝在安倍晴明的怀里熟睡。

“他已经没事了,你一会带他回去就好,你要小心……”

“不是我的猫。”

“哦?”安倍晴明虽然是带着疑问的开口,但他完全没表现出意外的样子,“这是你在路边捡回来的?”

“嗯,诊金你要多少?”

“照旧就好,荒川你还是喜欢把路边手上的流浪动物带来我这啊,你都知道我养不了这么多的……那这个小家伙怎么办?”

荒川思索一会,说道:“等他好了之后就放它走吧。”

安倍晴明说:“你啊,也不是讨厌动物吧?从来没见你养过一只。”

“野猫是养不熟的。”

轻轻留下这句话,荒川便打着伞步入雨中,离开了。

“他是这么说的,你要怎样?”

安倍晴明问他怀里那只张开眼的猫,黑猫晃了晃尾巴,那双蓝色的眼盯着屋外的雨幕,那是荒川离开的方向。

……

荒川又一次见到了那只猫,是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午后。

那天他正好休假,他悠闲的坐在凉椅上看着手里的书,手边的桌子上摆着茶水和小饼干。

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他看起来竟有些提前步入老年生活的架势。

挂在窗口的风铃随着风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阵阵的风在窗口吹入格外惬意。

一声猫叫突然闯了进来,一开始荒川是没有去理会的,因为这附近的流浪猫狗并不少。像是有意要打断他,喵喵的在他耳边响个不停,带着某种节奏就像是在呼唤他。

最后还是放下手里的书的荒川认了输,他有些无奈的转过头,在自家的窗边就看到了一只猫。

是那天他救了的黑猫。

有些不一样的是,那猫的脖子上这次还挂了个金属做的小牌子,荒川仔细看了看,发现上面写了大天狗的字样。

“谁给你起的名字?真难听。”

那猫,或许该叫大天狗,似乎被他激怒了,有些生气的推开了荒川伸过来的手。

荒川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错了,给一只猫叫狗才奇怪吧。

荒川不再理那只看起来有些生气的猫,回到自己的凉椅上继续看书,他还没来得及看几眼,就又被肚子上的重量转移了注意力。

那只黑猫正躺在他肚子上,惬意的围成一团,还有些得意的向他挥了挥尾巴。

荒川更多的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又怎么会和一只猫计较,虽然他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严肃脸。

他的下属因为这个对他老是害怕的不行,生怕他发火,这只猫却完全不怕他,大摇大摆的窝在他肚子上小憩,好不悠闲。

腹部传来的温度和重量以及那小小的心脏的跳动感,让他突然觉得,养一只猫也不错。

清风吹过,岁月静好。

end

*最近我好像特别喜欢这种平淡的调调⊙▽⊙,感谢翻阅

【周叶】普通人的故事(下)

*架空,小说家周x宅男叶,喻黄出没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周叶

那天之后的某个夜晚,那天周泽楷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送饭。等到八点的叶修翻出他两个星期没吃过的泡面,觉得这玩意儿要比以前难吃多了,他特地瞅了眼保质期……好吧他必须承认他被周泽楷养叼了。

然后,他就接到了熟人的电话。

“前辈,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周泽楷的人?”

再然后,他就急匆匆的赶到两条街之外的酒吧。

果不其然,他找到了满脸通红用茫然的小眼神盯着他的周泽楷。作为店主的喻文州对他露出微笑,说:“既然前辈认识他的话就麻烦前辈送他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

“谢谢你了啊文州。”

“唉唉唉,老叶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就这么把人带都不报答一下帮你照顾朋友的老同学了吗?做人要之恩图报懂不懂懂不懂?上次我和你的PK还没完呢你给我等着不许溜了知道吗知道吗……”

啧,忘了这个话痨也在这里。

他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按年份也叫叶修一声学长,只不过会这么叫的也就那么几个其他都是老叶老叶的叫。

毕业之后同年的喻文州开了间酒吧,黄少天也就跟着他一起。只不过喻文州刚开酒吧的时候,知道他的人都挺惊讶的,没人能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会做这行。

“好了,少天。叶前辈要回去了,等他有空了你在找他聚聚吧。”

喻文州还是一如既往露出温和的微笑,据以往的经验叶修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有什么,心脏的话不能全信。

“黄烦烦哥今天忙就不陪你了,游戏被打趴的时候不要找文州安慰啊你。”

“滚滚滚滚滚,谁哭了啊叶不修你别不要乱说话我……”

叶修也不理会黄少天的废话朝他们挥挥手,扶起周泽楷就离开了酒吧。

唉你怎么就这么让老叶跑了啊,他那个死宅难得来一次他还欠我pk……”

“咳,少天你知道周泽楷的女朋友吗?”

“哈?刚刚那个脸好成绩好什么都好的变态?真是老天没眼什么好的都往他身上堆。他唯一的女朋友不是他以前的学姐吗?之前我听他大学时同班的江波涛说他们分了啊?有什么不对的吗?”

“呵呵,叶修前辈可能惹上了不得了的家伙了呢。”

他可是清楚的看到了那个眼神,虽然只有一瞬但他看到了,那双兴奋得闪闪发光的眼睛。

……

叶修架着周泽楷回了家,本来他是想把他送回他家的但他突然想起他根本不知道周泽楷住在那里,只能把他带回家,准确的说是苏家兄妹的家。

将对方丢到床上,叶修累得坐在床边,顺手就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

“小周,醒了点就告诉哥你找哥干嘛?”他吐了口烟雾,他的表情弥漫着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模糊不清。

周泽楷挣扎弹丸动了动眼皮,带着水汽的漂亮眼睛盯着他说:“前辈……”

其实他喝的酒不多,只是有一点头晕,休息了一会显然好了不少,被叶修发现了。

“哟,你也是r大毕业的啊,哥对你没什么印象啊。”

“前辈之后的第五届……”他似乎有些委屈的开口,“前辈不去……聚会。”

“同学聚会什么的去了也没什么,哥就懒得去了。小周你被甩啦?”

“嗯。”

“啧啧啧,现在女孩子的喜好哥是越来越不懂了,你这么好的脸都被甩。”

“前辈,喜欢我吗?”

“咳咳咳。”叶修显然被这个突然的转折吓了一跳。

“脸。”

“……小周你说话不要大喘气啊,人老了不经吓。”

突然原本还没有动作的周泽楷突然翻身,伸出左手臂圈住叶修的腰,叶修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呼吸时打在他后腰上的气息,激的他一瞬间抖了一下。

“前辈,讨厌我?”叶修不用回头都能想到对方委屈的表情,周泽楷带着试探把头贴近叶修的后腰,发现对方没阻止就两只手环住他的腰。

叶修看这个向他撒娇的后辈只能叹一口气,看在他被甩的份上就不打击他了。

“哥不讨厌小周,小周是个好孩子。”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带着一份长辈的关怀,虽然他比对方大不了多少。

在叶修看来不过是周泽楷想找人撒娇罢了。

周泽楷也不介意,他知道他一定会有机会的。他忍不住想起学姐说的话,越发觉得对方是对的。

【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为你和我,我们还是分手吧。】

他那是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和学姐交往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

因为他过去就在关注一个人,那个在当时可是相当有名的,在许多学生眼中名副其实的学神,得过的个人奖项数不胜数。因为那个人他甚至突然发奋考上了r大,只可惜他考上之后他的前辈就毕业了这让他懊恼了许久为什么自己不早几年出生,发现对方从不参加同学聚会之后更是觉得难过。

他浑浑噩噩的毕了业,虽然在别人看来他相当优秀,但他自己知道那只是为了完成父母的期望。他以为他不会在憧憬那个人,直到后来他搬了家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就在附近的周边店,他就在想怎么和对方‘初遇’才好。

他不在憧憬那个人,他在和他的相处中喜欢上这个人在个半个月的时间里。

我最喜欢你了,前辈。你会喜欢我吗?

*带了些小心机的周……算了他们都可爱。

*看了眼麦乐卡上的周和第七集预告的周……这白的度差的有点多啊。

【周叶】普通人的故事(上)

*160fo的周叶,不出名小说家周x游戏宅男叶,一个平淡的小短篇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架空

*能接受请随意下翻






周叶

原本,作为一个合格的游戏宅他绝对是个见光死,他现在维持生计的工作也就是帮人各种代练、刷副本、打装备……也能勉强维持他的生计。

但也导致了他除了出门觅食和买一些日用品之外都是蜗居在家中。

似乎老天也忍不了他继续堕落下去,就让他遇到了苏家兄妹,虽然也没把他的宅给解决但至少也不会两三个月不出门,过天天啃泡面的日子。

他们两兄妹开了间周边店,慢慢的也在周围有了名气做大了不少,转眼也十年过去了,也是一间有名的老店。

时间回到现在,叶修正在店里值夜班,说是夜班其实也就是开店开到十一点半而已。

苏沐秋和苏沐橙出国旅游一个月,拜托叶修帮他们看店,也不是没有别人来打工只是更信任认识吗十年了的叶修罢了。

打工的都在晚上六点的时候下班,整个店里也就剩叶修一个,他翘着二郎腿吃泡面,另一只手还在打游戏,悠闲得不行。

时针划过十的时候,有个带着墨镜的客人走进门。

那人有些犹豫的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收银台坐着的叶修面前摘下墨镜,“……特典……”

啧啧啧,还是个大帅哥。叶修抬眼就被对方那张脸给震住了,难怪要戴墨镜了,不然出门非得被一群小姑娘团团围住。

“帅哥你是说最近本店上架的预约特典吗?”

“是。”对方扯着有些抽烟哑的嗓子喊他帅哥,他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不习惯别人这么叫他,他耳朵都出现了一丝薄红。

哟,还是个腼腆的小帅哥。

“那我帮你找找,帅哥你叫什么?”

“周泽楷。”

叶修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着道,但是他答应了苏家兄妹看店还是会花写时间记一记一些相关的东西,再加上他也不是第一次帮他们看店,不用多久就找到了周泽楷预订的特典。

“帅哥你喜欢这游戏?”叶修自己一个无聊忍不住就开始找人聊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嗯,喜欢。”谈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周泽楷有些高兴,“很有趣。”

“你喜欢射击游戏啊,玩得很好?”

“嗯。”

虽然对方明显是个语废,但是有个人能和你聊聊天还是很能打发时间的。

有的没的聊了二十分钟,虽然实际上是他在说对方在嗯嗯啊啊的回应,厚脸皮如叶修也知道该放人家回家了毕竟时间也不早了。

“抱歉啊,帅哥和你扯了那么久,早点回家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不是么?”

“很开心。”

“和哥聊天很开心?没想到你也挺会说话啊小帅哥。”

“不……是真的很开心。”周泽楷皱了皱眉那张好看的脸全是认真,他努力的组织起他的言语。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很开心。”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后面陆陆续续的两个星期,他几乎每过一两天就能见到周泽楷只不过都在晚上。有时他是来买漫画有时只是路过和他聊聊天,渐渐也熟了起来。

叶修慢慢知道这个小帅哥是个写小说的写得一般般并不出名,业余爱好是打游戏和追番,和普通宅男不一样的是周泽楷是个挺喜欢运动的人,也因为这个他的身材比别人好得多。

不小心摸过对方腹肌的叶修表示:啧啧啧,人生赢家。

而且,他还会做饭!他、会、做、饭。

这种大概就是女孩子喜欢的类型了:有着不错的收入,身材好,颜好,还会做饭。叶修至今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没有女朋友,明明就应该是那种不会愁的类型,而且喜欢无口属性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

“叶修……饭……”

“小周今天来的很早啊。”叶修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晚饭,“小周今天吃什么?”

“鸡……西兰花……”

他一边说,叶修一边打开饭盒。

香菇炒鸡肉,炒西兰花,还有香葱炒蛋,还有西红柿蛋花汤,真是幸福的人生。

一开始完全是因为周泽楷看不惯他每天都啃泡面,又缺乏休息导致的脸色苍白,就顺便做他的那一份的晚饭,晚上六点送过来盯着他吃完才肯走。

叶修本来也不打算接受的,但也怄不过他只好接受他的好意并帮他留一份他喜欢的手办或是特典一类的东西作为回报。在亲自尝过对方手艺后,他不得不感叹真是个好男人。

“喜欢吗?”

“很好吃哦,小周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叶修并不挑食,更何况对方手艺的确很好。

“小周这么厉害没有女朋友真是奇怪啊,就算单看你的脸追你的女生也不少了吧?你又不像哥是个虚胖宅男。”

“有……喜欢的人。”

叶修有些好奇的叼着烟,问道:“哦?小周是害羞了?不敢告白?”

“……嗯,高中学姐。”周泽楷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脸红又相当的高兴。

“这时候要勇敢一点啊小周,不然人家女孩子跟了别人你后悔都来不及。”

TBC


*要相信我这是坚定的周叶⊙ω⊙

160粉点梗

*咸鱼的我把这个又拖了很久,总算找到时间了

*阴阳师 荒天,冰上的尤里 维勇,全职高手 周叶 接受这些西皮的点梗,选两位小伙伴的梗,截止至明天19点

*欢迎各种脑洞推荐

*为什么会有周叶?因为吃了安利⊙ω⊙

好了点梗结束(≧▽≦),就决定周叶和荒天,周叶没有点具体的梗就随我了哈;两个星期内会写出来

【维勇】树与龙(10)完结

*树灵(维克托)x半龙(勇利)

*架空向,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树与龙

原本明亮的光被黑暗笼罩,树灵们好奇的抬头张望,发现所有的原因都是因为一条黑龙飞到这片古森的上空,黑龙似乎有些迷茫的在空中瞎转,不知道在那降落好。

勇利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降落,毕竟他是第一次从上空俯视这座森林。

最后,他还是在维克托的指引下找到了下去的路。

然后他就来发现有一个树灵在那片空地上有些不耐烦的跺脚,维克托似乎认识对方并向那个年长的树灵热情的挥手示意,大声喊着,“雅科夫,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名为雅科夫的年长树灵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是个不务正业的,前一段时间这么努力我还以为你转性了,谁想到你个混小子就这么溜了,一消失就是两个月!”

“哈哈,抱歉啦雅科夫,我不是之前就和你说过我要找一个人族嘛~虽然突然发现他是个半龙就是了……”

维克托轻轻松松的从勇利背上下来,温柔的摸了摸勇利的头,“向你介绍一下,这是胜生勇利我等了很久的半龙哦,是不是很可爱啊~”

“维、维克托,可爱什么的你在说什么啊?我是男的啊!”

显然那头黑龙有些害羞和维克托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不一样。

“您好……雅科夫先生。”

雅科夫显然对于这个半龙半人的青年比较满意,他原本有些冰冷的神情缓和了些,他点头以示回应,“你好,胜生先生。”

“维克托,在你又搞出什么事情之前先解决你之前接下的任务。”

“是是,我知道了雅科夫,我会把勇利带过去的。”

“维克托的任务?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他问。

“勇利可是主角哦,还记得吗?墨尔弥德和我一样都很想见见勇利呢。”

……

在兜了不知道几个曲折的弯路后,维克托把变回人形的他带到一颗大树底下。

树上的叶子不是纯粹的绿色,中间藏着金色的叶片但显然要比绿色的少的多,就像是绿色之中的点点星光。

一片金色的叶子飘落,不偏不倚的落到维克托面前,维克托熟练的伸出手轻松接住了它,看了眼叶子似乎相当无奈的说道:“好啦好啦,我这就走,你有话要和勇利说对吧?”

他看出勇利的恐慌,就像一只突然发现要离开父母的幼鹿,他出声安慰他,“我只是离开一会,一会就回来了哦。况且墨尔弥德不会伤害你的,你就听听他的故事吧。”

维克托给了勇利一个拥抱,他总是用这种方式来鼓励他。

维克托走了,留下他一个人面对这个他毫不熟悉的地方,他默默在心中鼓起勇气尽量平稳的问道:“您好,墨尔弥德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好……你是黑龙的后人,对吧?”由那棵树传出的声音比勇利预想的要更年轻,是一把意外清亮的嗓音。

“嗯,大概是吧……毕竟我也是前一段时间才知道这件事。”意外年轻的嗓音让他稍微放松了些,“墨尔弥德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叫我墨尔就好,我原本还不确定但是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你是他的后人。要听听看吗?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

他和黑龙在远久的过去就是极为亲密的友人,他们在各自的族群都有极为尊贵的地位,也因如此,当时的树灵族和龙族的关系也情同手足。

转机的出现是那么理所当然却又令人发笑。

黑龙作为龙族中稀有而强大的种类,自然需要将这强大的血统传承下去,黑龙没有选择任何一头雌龙,而是选择了一位人族女子。他们突破了重重障碍,最后得到了当时龙王的认可,与人族女子在人族的土地上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生下了子嗣……

“这是一个相当幸福的故事,不是吗?对于黑龙自己的故事的确已经结束了,以这个完美的大团圆结局。而我,却从那时起就已经没有了结局。”

也许你会觉得可笑,但是我因为自己的胆怯直到他永远的离开我都没有勇气告诉他,我喜欢他。

“一切都太迟了,我作为当时树灵族的最强大的存在,我不能离开,我也曾动过离开的念头可是我却被我的族人施下咒语,永远不得离开,就像你看到的这样。”

墨尔弥德像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他不紧不慢的将他的过去告诉了他,他的平淡的讲述着这些故事,就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仅仅是个旁观者。

“您想告诉我什么呢?您不仅仅是想告诉我这个故事吧?”

“是啊,的确如此。”他突然间轻笑一声,“你喜欢维克托那小子吧?不,你爱上了当今树灵族的王。”

墨尔弥德注视着突然沉默了的勇利,实际上他是刚刚才得知这件事,勇利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就像曾经的他。

明明极其渴望却又畏缩不前。

“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一样,命运却总是戏弄人们。但是做出选择的是人,而不是命运。”

显然眼前的半龙在犹豫,这点倒是像极了他的祖先。

他似乎有了决定,勇利抬起头那双温柔的棕瞳变得认真而美丽。

“墨尔先生,我……”

他不能否认自己的私心,他还是希望他得不到的幸福他的子孙能代他得到,以树灵的名义。

……

维克托不知道勇利和墨尔弥德在说些什么,但是墨尔弥德的态度实在太过奇怪……

维克托是知道墨尔弥德过去的事情,那是树灵王代代相传的秘密。也正因如此,他更害怕勇利会受到伤害,而他却碍于树灵王的身份而不能对身为整个树灵古森支柱的墨尔弥德发生冲突……

“维克托!”

“勇利!”维克托发现勇利安然无恙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他正想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却被跑过来的勇利伸出双手抚上脸颊。

因为身高的差距勇利不得不踮起脚尖,他脸上泛红咽了口口水,棕色的大眼泛着光辉里面只映着维克托一个。

“我有件事想告诉维克托。”

他已经犹豫了太久,他害怕被维克托反感。

“请一定要听我说完,一会就好!”

但是他更害怕什么都不做就失去这个人。

“勇利有什么要对我说吗?这么急。”维克托对于勇利的反应感到新奇,他第一次看到勇利这么着急。

“……我、我喜欢维克托!”

……

哪怕是很久很久以后,每当维克托想起这件是都会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因为这是他受到的最大的惊讶,也正因如此,他得到了人生最大也最重要的一份礼物。

END


*好了本篇到此结束,不能不说有些赶,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灵感了,坑了不好只能这样有些抱歉的收尾。但是这和结局确实是我原来就订好的结局,他们只是开启了道路,未来还要他们自己走下去。

*感谢支持到这里的各位。

【维勇】树与龙(9)

*果然还是要把它写完,自己挖的坑怎么也得填掉qwq

*树灵(维克托)x半龙(勇利)

*架空向,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维勇】树与龙(9)
等勇利的飞行稍有起色的时候,维克托便开始做带勇利离开的准备。他答应了勇利也答应了墨尔弥德,他已经不能再拖下去。

和龙王商议了一段时间,维克托才真真正正取得龙王的同意将勇利带离龙谷,对于生育力极差的龙族每头龙都是被受珍惜的,就算勇利只是个半龙族。

离开的当天,给他们送行的是克里斯和艾尔。

作为勇利在龙族里唯二的朋友,勇利还是相当不舍的,他们是他的朋友同时教会了他许许多多有关龙的事情,若不是他们勇利知道自己根本不会这么快就学会飞行。

克里斯在临走前在他和维克托身上来回扫了几眼,让勇利觉得他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对维克托的小心思。

这个发现让勇利有些不敢和他对视生怕再被看出什么端儿。反观维克托就显得和平时无异,微笑着向两龙道别。

“勇利,如果被欺负了的话随时可以回龙谷哦~”克里斯说道。

“嗯,以后我还会再来的!”

“你要记得练习飞行啊,有翅膀不会飞的龙很废材的你知道吗?”

艾尔还是和以往一样啊。

“我会好好练习的。”

……

告别两龙,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维克托突然间有一个想法。

“勇利可以带我飞回去吗?对于龙来说也就半个小时吧?”

“但是我的飞行还……”

“不可以吗qwq?勇利勇利勇利……”

“好啦我知道了!我飞就是了!”他一对上维克托就特别容易心软,维克托一用这种方法他就一定会屈服……实在是太狡猾了。

于是乎原本是打算坐马车的预订被任性的树灵推翻,勇利虽然有些不适应还是在维克托面前变回龙型。

“……维克托你能不能转过身?”他脱衣服的时候越发明显的感受到维克托投在他背上的视线,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大型动物盯住,无法动弹。

“既然勇利都那么说了……那好吧!”

你在犹豫什么啊?背后的视线消失让勇利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继续他的动作。

由人变成龙的过程并不美丽甚至可以说有些吓人,他第一次从人形变成巨龙的时候甚至被他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吓一大跳……他不希望让维克托看到他这个样子。

维克托虽然没转过身,但他能完完全全的看到勇利想隐藏起来的全过程——只要有树木就没人能在他面前躲藏。

维克托能清楚的看到那对从皙白的后背挣脱而出的黑翼,不断变化抽长伸展的躯体被光亮的黑色渐渐覆盖直至全身……

啊啊,他的勇利果然很美。维克托忍不住在心中赞美,可惜的是这句话不能挡着勇利本人说,至少现在不能。

得到许可的维克托转回勇利面前,龙型的勇利显然要比维克托高大许多,将他背在背上完全不是问题。虽然对于其他龙族来说他已经可以说是偏小型的龙了。勇利俯下身,以便维克托坐上来。

维克托干净利落的就坐在他的背上,伸手摸摸他的头说:“虽然没有骑过龙但好在和雅科夫学过骑马……勇利我们走吧!”

“事先和你说好掉下去我可不理你哦,我才学了几个星期。”

勇利张开龙翼用力一挥便带着维克托飞上了天空,突然升高的感觉和周身缠绕的气流是维克托少有感受到的,
更别说道是坐在龙身上了,这些体验让他兴致高涨。

虽然勇利那样子抱怨但维克托还是感觉得到勇利飞得比平时要平稳的多,小心的防止他掉下去。

勇利并没有告诉他,他在练习飞行的时候就曾想过等他学会飞行之后,就找一天约维克托和他一起欣赏天空的景色。

平时遥远的云朵和天空似乎伸手可及,突破风的拦截向远方飞去……这种感觉很棒不是吗?

他很期待维克托的故乡,那个只在他遥远记忆里的地方。


*终于赶上了说好了的周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