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荒川之主x大天狗】秘密(5)

*人物不属于我,脑洞属于我

*ooc可能有,自由心证

*接受了这些请随意下翻



荒天 秘密(5)

【每个人都有秘密,每个人都对别人有所隐瞒,也许有意又也许无意,被隐瞒的人们常常会说那是欺骗,实际上他们也在欺骗着别人。】

荒川静立在个一片荒芜的土地上。

他记得这里曾是一片森林荒川就在这百里之外,现在高大的巨树消失,徒留满地的疮痍都是战斗留下的印记,四周都是一片死寂,生灵涂炭。

虽然依稀,但还是能感觉到这篇土地上残留的只剩一缕的他和大天狗的妖力,还有一丝阴邪的妖气。显然,这块土地上曾经有过阴界裂缝,似乎还不小的样子。

荒川能寻来此处,都是他族人的回忆。

——他和大天狗来到这里,经历大战,而他们似乎都失去了这场战斗相关的记忆。

荒川继续在这片土地上渡步,寻找着弥留的线索。对这些他本应知道的事情一无所知,这个认知让他感到烦躁,静如深潭的内心少有的泛起波澜,难以平静。

忽然,原本正立在他身前的枯树突然倒下,荒川警觉的观望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除他意外没有其他妖怪,若对方比他强大无需隐藏,也无需劈倒他面前的枯树。

他走近那棵枯树,发现倒下的枯树上的切口干净利落没有别的痕迹,就像是被风切断那般,真是像极了大天狗的手笔。但大天狗并不在此处。

恍惚间,他有了一个近乎荒唐的猜测。

荒川略有迟疑,但还是伸出手,尝试着不用附着着水的妖力劈开那棵倒在地上的树。

这原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它却实现了——他的指尖凝出一发风刃,将那棵树再次分割开来。作为水妖,他根本不可能掌握风的力量,而他现在却能使出风刃……

他凝视着自己的手,想起了他与大天狗能够相容的妖力……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指向失去力量的大天狗,大天狗失去了力量,而他却突然能使用风,一个让他震惊的想法诞生了。

——大天狗把他本源的力量传给了他,就在他丢失的记忆里。

失去本源的大天狗不虚弱就奇怪了,没想到居然隐藏得如此之好,近乎融入他的妖力之中,若不是刚刚他内心躁动,他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发现这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荒川第一次如此迫切的想要回到阴阳师的庭院里,他有太多太多的疑问要询问大天狗了。他不知道大天狗是真正失忆了,还是欺骗了他。

一股愤怒在燃烧,荒川难以分清是憎恨大天狗欺骗他,还是恼怒大天狗擅自将本源传给他,又或许是其他一些难以说清道明的东西……

连日的赶程,他终于回到阴阳师的庭院。而大天狗,正坐在门槛上,静静的看着风尘仆仆的荒川。他还是那副弱小的样子,但是那双眸子让荒川知道,大天狗他想起他遗忘的东西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我,我会告诉你。”


回到荒川房里的两妖相对而坐,就像大天狗刚到这里时那般。

大天狗开始描述,那段被荒川遗忘的记忆,“你应该已经去过那片树林,那里曾经出现过一条极大的阴气裂缝。我和你一同前往,打算封印那道裂缝。”

“裂缝就要关闭的时候,突然有实力强大的妖怪偷袭。”原本还算平静的大天狗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裂缝被封印,那妖怪也被击退,但你受了重伤。”

“为了保护我。”大天狗低下头没人知道他的表情。

荒川没有说话,在他看来大天狗虽然强大但却还是小孩子脾性,固执又死好面子。不论是当初黑晴明一事还是过去的切磋,他或多或少的让着大天狗。对于成妖多年的荒川来说,大天狗还是太年轻。

“我找到安倍晴明,让他出手救你。我也把本源的力量传给你,算是还你这个人情……”

荒川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倾听大天狗将事情的一切描述清楚。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难以言喻的压抑气场在他们之间漫延。

“……吾要如何,才能把汝的力量还给汝。”

荒川不质疑大天狗所说是否属实,他只是提出将这份不属于的的东西,物归原主。




*正式进入完结倒计时,写得不算好的粮感谢支持到现在的你

*心机狗子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