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荒川之主x大天狗】秘密(6)完结

*脑洞属于我,人物不属于我

*ooc可能有,自由心证

*秘密就到这里完结了,外番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请随意翻阅






荒天 秘密(6)

春,万物复苏,阴阳师庭院的樱花树也开始苏醒。枝干抽出一片片淡粉,都是尚未绽放的花苞,或许是明天又或许是今晚,恐怕就会明艳的起舞。

树下,身体拔高一些的大天狗,手里抱着一只小水獭正靠着樱树,给怀里的小水獭顺着毛,小水獭懒洋洋的趴在他腿上小憩。

自荒川把他的本源还给他后,他力量的流逝总算是遏制住,但他的本源离开他太久了,又为荒川修复内伤,虚弱了不少,也就导致了他现在只能缓慢的恢复。

他后悔吗?后悔花费如此多的时间,如此多的代价吗?

时间对于妖怪来说是最为低廉的,越是强大越是如此。力量的确重要,他的确执着力量,但他却找到更想要握在手心的东西,这是他除了他的大义,第一次这么执着于某样事物。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大天狗。」安倍晴明凝重的再次询问眼前的大妖。

此时的大天狗异常狼狈,一向整洁的衣物沾上血迹破破烂烂的,浅色的发凌乱,没有当初的凌厉,但安倍晴明却觉得现在的大天狗更为可怕。

大天狗把深受重伤,只能变回水獭的荒川抱在怀里,沉默的抚摸着他背部的灰色毛发。原本高傲凌厉的双眼安静而深沉,像是肆虐的飕风,又像寂静的海面。

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安倍晴明,我需要你的协助。」

「荒川之主的话,我会尽全力相助。」

「……不只此事,我会把我的本源交给荒川治疗,我要你把荒川与这段战斗的记忆封存。」

「大天狗,你是想……」

「这与你无关,你只需知道你要完成此事就好。作为报酬,我会成为你的式神。」

「……好,我知道了。」

为什么要为荒川付出这么多?

他仅仅是,想要这个肆意妄为的妖留在他身边,不许离开也不能离开,他不惜设下这个局赌上一切。他赌,他赌荒川对他不是没有好感,赌荒川并不是表面上那般厌恶他。

事实上,他赌对了。虽然只是第一步,荒川的确没有离开他。

他知道荒川在纵容他,像是过去一次次的切磋,同样这次他也在纵容他一举一动。

大天狗知道,这些小把戏瞒不住荒川,但荒川还是留下了。他们了解彼此,荒川和他都知道对方有些什么秘密。但这个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只属于他们的秘密,他们知道对方在追求什么。

“回来了么,荒川。”大天狗望着向他走来的荒川,而荒川却弯下腰,把大天狗怀里的小水獭捏着后颈就拎了起来。

小水獭被荒川粗鲁的动作惊醒,正要呲牙咬一口吵醒它的家伙,却发现是它的君主,愣是讨好似的蹭了蹭脸色阴沉的荒川的手指。最后荒川也没和它计较,将他随意的丢下,那小水獭也识趣的跑走。

“呵,你倒是和它计较。”大天狗觉得有些好笑,稍微一想也没什么不对,荒川一直是个任性的家伙。

荒川冷哼一声,开口道:“汝就这么希望患病?明明如此弱小”

荒川的担心时常带着冷嘲热讽,过去的大天狗也许会感到侮辱,但现在深知荒川脾性的他只会一笑了之。

“樱花要开了。”大天狗没接荒川的话茬,只是平淡的将话题转移。他抬头看着头顶的一片粉红,不禁想到樱花盛开的姿态,那一定很美。

他还不想进屋。

大天狗移回视线,就发现眼前的荒川消失了,一只水獭伸着小爪子拍拍他的腿。大天狗了然,将他捞进怀里。谁知他刚把他放下,他就顺着大天狗的衣袖爬上他的肩膀,将他露出来的颈项圈了起来。

原本感到一丝寒意的颈项被一阵温暖围绕,大天狗不禁想伸手摸摸荒川的脑袋以表感谢,但不出所料的被躲开了。他只能妥协的放下手。

“谢谢了,荒川”

无聊。




*终于是写完了,感谢支持着我的你,我必须承认我还有诸多不足,有些想表达的也许还不够明确。最后,感谢翻阅

*求给狗子鱼塘主,没有的话给个海坊主也好啊😁

评论(9)

热度(111)

  1. 杯盏浮月草叶衰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