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荒天】绽放

*一发灵魂伴侣的梗,短篇已完

*脑洞属于我,人物不属于我

*ooc可能有,自由心证

*请随意的下翻

*你双十一抽到一目连和般若了吗:)

*抱歉刚刚名字写错了【尴尬




荒天

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身上都有一处攀着一种植物,它自出生那日便存在,当遇到合适的伴侣,那宛如刻印的植物就会随之绽放出花朵,直至一方或双方死亡才会枯萎凋零。

大天狗的印记生长在他的背部。

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他时不时就会用镜子打量着在他背后的那棵植物,从当初的只是一颗幼苗一点点的生长,抽出枝干展开绿叶,在时间的流逝下慢慢的攀满他背部。后来他成为妖怪,他的时间停滞了,背后的植物依旧绿意盎然,但却从未绽放过一朵花,似乎和他的时间一样停滞下来。

他甚至曾经认为,那植物永远都不会开花,他永远都不会找到所谓的灵魂伴侣。其实这也并不少见,不少的人或妖最后和并非自己灵魂伴侣的人在一起,也平稳安定的直到生命终结。更何况大天狗并没有要寻找伴侣的打算,他追逐着自己心目中的大义。

这种情况持续到某一天,在他的猝不及防下结束了。

只不过那天在他沐浴的时候,不经意的扫了眼水中的倒影,却发现他背后和他一样停滞了的植物竟然开了花,点缀在枝干上与绿叶相衬,不算很大,却很明显。他有些心烦意乱的擦干身子,换好衣物。仔细回想着自己遇到的人或妖,他原以为不会出现的,他所谓的伴侣居然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出现了。

多次的思索和核实后,大天狗只剩下一个人选——荒川之主。这个人选在他看来是最不可能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将它抛之脑后,直到他再也找不到符合的,他仿佛认命一般决定去一趟荒川流域,去核实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猜测。

他和荒川的关系能说是奇怪,他们能安然的坐在一块下棋吹奏,也能因为一些事情大打出手。内心的一丝倔犟并不愿意去做这件蠢得要命的事,似乎只有去向荒川核实此事最为难堪,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来到这片并不陌生的水域。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想直接打晕荒川,寻找他身上的植物,核实完毕后直接离开。大天狗甚至能说那家伙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嘲弄他。

哼,他怎么能对那只水獭心生退避?

最后,他还是收起翅膀,潜入水中。来回多次的他不用荒川的指引,也能准确的找到荒川的宫殿,他也不担心荒川会不知道他的到来,在他触碰到水面的那一刻,荒川就已经明了他的行踪。

水,是荒川的领域。

大天狗进入宫殿的结界,结界隔绝了水的侵入,替换着水中的氧气。他露出他的双翼,步伐坚定的穿过为他打开的宫门,途径由珊瑚宝石围着的通道,终于在大殿找到了荒川。

荒川坐在他的王座上,俯视着突然来访的大天狗,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汝突然前来,有何贵干?”

“我……想看看你的灵魂印记。”

荒川并没有如大天狗所想的出言嘲讽,他从王座上起身,走下台阶在大天狗的面前站定,还是那副懒散的模样。

“此话当真?”

大天微乎其微的点点头,荒川勾起嘴角,伸出左手拉开那深蓝的袖子,在大天狗面前露出他的手臂。

那是一束姜兰,伸展着叶子近乎将荒川的手臂缠绕起来,在肘窝的位置上开了一簇的白花。

大天狗不经意间的伸出手,抚上那开得正艳的花朵。这时他才明了,就是这家伙。

突然,原本毫无动静的荒川突然伸出右手,将尚未回过神来的大天狗揽入怀中,伸手就是将他的衣物褪至腰间,露出他的上半身。

大天狗终于回过神来,正想要挣脱荒川的掌控,就被背后传来的微凉的触感激得一阵激灵。

“呵,果真是汝。”荒川的手在他的背后游走,抚过围绕在他翅膀根部的枝条,像是要确认一样的仔细,触摸着那正开着小花的紫杉。

从未被他人如此仔细的触碰过的印记,虽然荒川现在没有动什么歪念头,但大天狗还是觉得不自在,更令他羞耻的是,这种感觉居然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定感。

“不错,吾很喜欢。”荒川附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大天狗猛地一发力挣脱荒川的怀抱,将衣装重新整理好,但他微微发红的耳垂暴露了他不算平静的内心。大天狗也不和荒川告别,转身就将这荒川的君主抛下,离开时宫殿里荒川的笑声围绕在他耳边,让他羞恼的甚至想回去给那只水獭来一击羽刃暴风。

多年以后,大天狗真真正正和荒川在一起的时候,大天狗曾询问荒川为什么瞒着他。

荒川摇着扇子,满脸戏谑的说:“要是一开始就说出来,不就没意思了么?”

对此,大天狗当头就是糊了他一脸的黑羽。

END


*官方我想要的是大天狗和荒川,再不然给和镰鼬或者海坊主我也可以的qwq
*新式神只抽到了般若,我也就这个水平了:)

评论(1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