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荒天】一如既往

*50粉点梗,荒川变纸人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短篇一发流

*请自由翻阅

1
“这是什么?”大天狗皱起眉,显然不能理解源博雅的来意。“晴明那家伙叫我把这东西送给你。”

憨直的男人也没有什么隐瞒,直接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符咒,突然窜出的蓝色火焰两息间就将符咒燃尽,一阵妖力的波动过去,源博雅的掌心里就站着一个纸片小人。

那纸片人看起来有些呆,傻傻的站着也不动弹。

大天狗对这东西也不陌生,他曾经在安倍晴明的院子里见到过。他第一次前往安倍晴明庭院的时候,就是这些纸片人引路的。眼前的似乎有些不一样,大天狗认真的想了想,才发觉那种异样感在哪里

——源博雅手里的纸片人头上系的绳子是蓝色的,那是大海的深蓝。

“呃……晴明说是对上次你帮忙退治妖怪的回礼。”源博雅一幅有些不解的样子,对于他来说安倍晴明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后太拘谨,明明上次他们就已经回过礼了。

“我不需要。”大天狗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拒绝掉。

而源博雅才不理会他的推脱,在他看来大天狗有时就是太固执,他一个妖住着也挺冷清的,也就直接把那纸片人塞到大天狗手上。

“你也需要打扫一下的吧,虽然你有一个帚神但也忙不来吧?”的确,大天狗的院子里随有帚神,但也只是个低级妖怪,每次看到他都会被他的威压吓得瑟瑟发抖,打扫的效率也着实不高。

大天狗将手里那个被源博雅揉得皱皱的,在他手里挣扎不断似乎很生气的纸人放到衣袖里,没有回话。

源博雅知道他收下这礼物了。

2
大天狗有些头疼,他觉得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安倍晴明送来的纸人就是个祸害,每次打扫都像是狂风过境,只能把事情变的更糟。大天狗不可能去打扫,那么就剩下那个可怜的帚神,原本就繁重的工作现在更是让他忙得闲不下来。直到帚神颤抖着靠近着他,比手画脚的诉苦时,大天狗才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

“你到底想做什么?”

眼前的纸人像大爷一样坐在桌子上,晃动着它又小又短的腿。

大天狗完全不会相信他是个普通的纸人,这么独立自行的纸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大天狗甚至可以说这家伙早生灵智,而且时间不短。

纸人也不回话,或许应该说他无法回话。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理也不理他眼前的大妖。

果然和那家伙很像。

大天狗看着那个纸人,越发觉得他和荒川一个脾气。若是其他的小妖敢这样对大天狗的话,恐怕被他修理一顿都算轻。但是,这次大天狗没有生气,只是撇了那纸人一眼就离开了。也许是因为觉得他的脾气像他知道的某人,也许是因为纸人身上带有的荒川的妖气。

那个肆意妄为的家伙,他自黑晴明一事结束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他去过荒川,找过他的子民,没有一个人能告诉他——荒川之主去了那里。

3
他突然的就放弃了,不再漫天的寻找荒川之主,他回到了他原本居住的庭院,过回了过去的生活,悠闲自在。

他像过去一样傲气,但终究也渐渐多了些阅历,他似乎变了,却又似乎什么都没变。他有时会想,如果他当初做了不一样的选择,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能给予他答案的人,早已不知所踪。

4
又是一日清晨,大天狗早早的起身,洗漱整洁好衣装,开始了像以往一样单调的一天。

拉开纸门的时候,帚神有些慌乱的给他呈上一个墨蓝的方盒。

盒子里装着一尾蓝色的鲤鱼,它即使不在水中也能畅游,蓝色的鱼儿身上带着光辉,着实漂亮。

大天狗还记得这和整天俯在荒川毛领上的灵鲤是一样的。

盒子底还夹带着一张纸条。

「已归」

……

大天狗毫不犹豫的把方盒带纸给烧掉,他原本打算将那灵鲤一起烧毁,但他在灵鲤的瑟缩下停下动作。

终究,他还是把那灵鲤留了下来,就像当初待那纸人一样。

5
大天狗被仇家暗算了,原本巨大凌厉的双翼布满伤痕,尽管如此他还是以一己之力或是击退,或是屠杀掉所有的敌人。

他这次实在是大意了。

跨入庭院的一瞬,他终究是无力再支撑,眼前一片黑影。在彻底陷入黑暗前,他模糊的看到那个纸人冲了过来……

过了多久呢?他不知道。

他迷失在黑暗中,没有出路,迷失方向。恍惚间像是有什么东西缠住他的手腕,轻柔却包含力量,带着他一步步的前进,拖着他背离身后的黑暗。

那股引领他的力量,就像水一样。

大天狗张开眼,发现是那熟悉的和室,却发现了一股熟悉的妖气,转过头,赫然就是那张熟悉的脸。

“吾不在,汝就伤成这样?”男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带着嘲弄的意味,望着满脸讶然的他。

“荒川,你……什么时候……”虽然他提前给了消息,但大天狗还是感到惊讶。

“吾,早就来了,只是汝没发现罢了。”

“难道那纸人……”就是你?

“看来汝还没迟钝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果然他还是很想揍这家伙一顿,大天狗决定伤好后一定要赏他几击羽刃暴风。

6
大天狗的庭院多了位客人,大天狗也没有把这个蹭吃蹭喝的妖怪赶走,近乎放任的由他住下。

时间流逝,就像倾泻的流沙,在你意识到要握紧它的时候,它早已离开。

大天狗甚至记不清人类已经轮换了几代,但他还是过去的样子,这个庭院还是以前的的样子,唯一的帚神依旧在忙碌着……

大天狗靠在荒川的怀里,吹着熟悉的曲目。

一如既往。




*这个梗来自一位叫翎的小伙伴,谢谢对渣作的支持,以及其他支持我的人,我也有50粉了(*^ω^*)

*不过荒川变成纸片人是因为山兔的恶作剧,这点没直接写出来,希望点梗的小伙伴见谅Σ(っ °Д °;)っ

评论(11)

热度(85)

    何安.琦
LukeHyland FrlodQ_ix95EsnxVU-c-Aion">598132994, .171662tp://qi138.lofter.com/" title="琦 - 2016/12/07 06:28">琦 很喜qspar3rc="http://imgsize.ph浮世鸢欢此文1/27=htt16p/浮世鸢住 Ud3bR5Xeb4qprP7gthTQLion"28592228135274537r" p://2huowuyaowang.lofter.com/" title="Q. Thinker - 01/02 18:39">Q. Thi"> GW5WK0aCy0BnKWONDJCGp 0505915258110062xp://2huowuyaowang.lofter.com/" title="Q. Thinker - 01/02 18:39">Q. Thipfin:onfp:/erb of荒川之gsize.ph.终才蹋星欢此文1/26 h7:p://暗才蹋星
  • .t('Mic).length <= 0s_lin $('. wrappet').css('.Activeet='ect) _ins es_ $(".v" a").eh:5(nt.getEleme $(td=0).hoter( nt.getElement $(td=0).css("cursor","po 川"_ins $(td=0). !!> $(td=0).animg_'({width:90},400,nt.getEleme$(td=0).c.inn} (".mment_).css(".Active"," );})}, nt.getElement $(td=0). !!> $(td=0).c.inn} (".mment_).css(".Active","ect)"_ins $(td=0).animg_'({width:20},400)})ns e)ns}_ins criptiom } < typr" td(n/j - } <.com/avaimg/MV荒川ph.126l/rb5oIBtSOowQy5YnDvRZiion"5629535818096
    P('荒.w.g').inttPre"PhotoShel(re_notes_body,{}_i criptiom } < typr"'td(n/j - } <'> } pre"widget= = fa criptiom m } <> } Tnt=e = {'Imre"Prs="c ':t); ,'CcTypr':0,Camed(n + of:'© r叶衈惶'}i criptim } Tracnet> }cat:5(e){} criptim } <>ow.X_gaq = _gaq _e.[];_gaq.push(['_opPAccte{tet='UA-31007899-1'],['_opPLocalGifPathet='/UA-31007899-1/__utm.gif'],['_opPLocalR noteSerterMld(']);_gaq.push(['_opPDo论Nameet='荒川之']);_gaq.push(['_tracnPre"view']);(nt.getElem { ow.Xga = re_notes_creg_'Element(' criptReqXga.iypr = 'td(n/j - } <'qXga.async = = faXga.om/ = 'T09.jpgwr.dal5hre//lga.js'qXow.Xs = re_notes_getElementsByTagName(' criptRe[0]; semoveChild(.ins"> Bef } (ga, seqX})> criptim /bodyiom //mori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