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维勇】树与龙(1)

*原著已经够甜了,我选择架空

*树灵(维克托)x人族(勇利),he保证

*长短篇幅有待考量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

*请随意翻阅






盛夏的夜,无云的夜晚,天空只剩下一轮弯月和满天的星光。清凉的微风袭过幽静的森林仔细去倾听的话还能听到虫子的低鸣,一切静谧而安宁。就是这个和以往无异的夜晚,这片片古老的森林,引来了罕见的访客。

那是个人族。

树木的灵魂在交流着,带着好奇打量着这个突然闯进这片森林的人族,他们已经太久没见过踏入这片土地的人了,能说出上次人族步入这里的,无疑是最为年长的树灵。

“哈……哈啊……这里是哪里?”

少年喘息着,他在被野兽追杀的途中离开了大人们的队伍,横冲直撞的摆脱了野兽的追随,却也迷失了回家的方向。虽有月亮洒下光辉,让他不至于什么都看不到,但那份光太过微弱,也无法让他辨别方向。少年开始感到无措和恐惧,他靠着最近的树木蹲下身子蜷成一团,黑暗慢慢吞没了他终于,越发害怕的他哭出了声,他顾不上声音是否会引来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野兽,一味发泄自己的恐惧。

他不知道这样的他给周围的树灵带来了一阵骚动。

这片古老的森林孕育了无数有自我意识的生灵,更蕴含着无数对于人族来说价值连城的珍宝。正因如此,在远古的过去有着无数的人族组成队伍来此寻觅,一般来说只要人族不危害到树灵,树灵对于人还是较为友好的;但随着人族日益贪婪,人族与树灵间引发战争,最后,树灵们取得了胜利。人族也因恐惧树灵们的力量,将这片古森林视为禁地警告着他们的后人不要接近这里……从那时起,这里就再也没来过人族的访客。

就算是在人族和树灵较为友好的年代,人族都不会把孩童带到这个充满未知的地方,只有正值壮年的人们才会来到这里,更何况森林周围有着特殊的法阵保护一般人更是难以靠近,更何况是弱小的幼崽。

其中,颇有些阅历的树灵们决定将此事禀报给他们的王。

树灵们不痛恨人类么?不然,只是时间的长河不会停息,奔腾着渐渐远去。树灵们也渐渐放下更何况这个人族的到来给他们带来的,也仅仅是一份对过去的怀念,当年人族的到来带来了的也不只有战争,也带来了发展……

在这片古森林的中心是树灵之王的居住地,在那里有着一片的灵湖整片森林最年长的巨树生长在湖的中央,这棵树被誉为最初的树灵,每一任新晋的王就会在此受到加冕并在此居住直至消亡。

如今,现任的王坐在巨树的枝干上背靠着树,手里拿着的绿叶是他的子民送上的报告,银色长发的王松开手里那片绿叶,绿叶就随着风轻轻的落到湖上,绿叶在水面上泛起涟漪随后水上出现了一片影像,影像上映出的正是那个在一棵树下哭泣的黑发少年。

王和灵湖同色的眼眸泛起光华,带着玩味的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人族么……真是个久违谋面的物种了……去看看吧,毕竟现在太过无聊。”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抚摸着托乘着他的枝干,“你觉得他会给我带来乐趣吗?”

没有得到回复,这并不奇怪,这棵巨树恐怕是唯一会对树灵之王毫不理会的树灵了,或许应该说他从来没有回答过任何一个树灵的呼唤,只会在选择每一任树灵之王的时候落下一片金色的树叶,以示赞同。

……

少年渐渐停下哭泣,他也发现不论怎么哭喊他的父母家人都不会出现在他的身边,哭得双眼红肿的他,眼睛早就疼到再也哭不出一滴泪水。少年不知道是不在他的错觉,他觉得周围似乎比他刚来的时候亮了些,他周围飞舞着闪耀着漂亮绿光的萤火虫,他可能是因为刚刚哭过一次,也可能是因为这些漂亮的萤火虫,他觉得他没有刚才那般害怕这片陌生的树林了。

他有些好奇的伸出手,但不敢随意的挥动害怕吓跑这些美丽的生灵。萤火虫虽然没有停在他手上,但它们围绕着他的手舞动。“好漂亮……”少年不禁感叹出声,但意识到这可能会惊动他们,随及那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你好。”一道富有磁性的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少年猛的把头转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下一刻他就愣在那里连伸出去的手都忘记收回。

那是少年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陌生的男人蹲下身和少年的视线持平。

“我,我叫勇利,胜生勇利。”少年回过神将自己原本伸出的手收回,再次蜷缩成一团棕色的双眼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俊美异常的男人。

“你好,勇利。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叫我维克托就可以了。”维克托继续保持着微笑,但他眼前的男孩似乎缩得更紧,“勇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维克托显然没想到他会如此出师不利,他甚至什么都还没做这个人族的少年就缩成一团,显然是对他充满戒备。他有些苦恼的抚了抚自己的刘海,他的魅力下降了么?

“我……在和大人们一起参加狩猎的时候,突然受到野兽群的袭击,我和他们失散了……不知不觉间就跑到这里……”沉默许久的勇利终于抬起头和维克托对视,小声但是足够简洁的说明了原因。

维克托似乎在少年的回答中找回了信心,温和的询问他,“这样啊,那勇利现在想怎样呢?”

“……我想回家。”光线充足和安心不少的情况下勇利发现这片树林的确很美,但此时此刻的他只想要回家,回到家人的身边。他面前这个叫做维克托的男人突然沉默下来,这让勇利感到不安,就在他觉得维克托不会答应他的时候,这个男人揉了揉他的黑发。

“好,我这就带勇利出去。”比他高大得多的男人站起身,向他伸出手,“来吧。”勇利迟疑的把手放到维克托的手心,维克托温柔的回握住他的手将勇利拉起身。保持一个姿势过久的勇利现在觉得眼前发黑,被维克托扶住才不至于摔倒,等到勇利眼前再次恢复清明的时候,维克托才慢慢的带着他前进。

不知何时起,他们的路上被闪耀的萤火虫环绕照亮他们的前进的道路。勇利必须得承认维克托的出现十分突然,但却让他感到十足的安心,不论是因为他干燥温暖的大手还是因为他的温和。

勇利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但是他却感觉不到劳累,他相信维克托会带他走出这片陌生的森林,这仅仅只是他的直觉而且他愿意去相信这个和他认识连半天都不到的男人,由于这一份莫名信任。现在还年少的他并不理解只是知道跟着他就可以了。

突然的,维克托停下脚步,松开了握住勇利的手。

“勇利,再往前走几步你就能见到你的家人了。”维克托没有转过身,勇利看不到他的表情。

“维克托不一起么?”

“不哦,我的家在这里。”

“维克托……要走了么?”勇利伸出手用力揪住维克托上衣的下摆,撅着嘴想了想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摸索着身上所有的口袋,最后在脖子上摸索到什么,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把他脖子上从小戴到大的项链取下来。

“维克托可以蹲下来吗?”

维克托转过头,看着那个黑发少年的双眼里绽放着美丽的光辉,带着期盼死死的盯着他。维克托像是放弃了的蹲下身,想着这也是他和这个人族的幼崽最后一次见面,他想看看这个弱小的生命能做出什么举动,毕竟虽然只有一瞬这个小家伙的确给他带来一丝的新鲜感。

“维克托,谢谢你把我带来出来。这是我从小时候就带着的平安符,我把这个送给你它一定也能让维克托平安!”勇利露出来到这片森林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他能够出来真的多亏了维克托。他小心翼翼的把那个吊坠挂在维克托的颈项上,将那个陪伴他十二年的黑色矿石送给这个给予他帮助的男人,希望它能给维克托带来同样的平安与幸福。

显然维克托对于这个举动相当意外,他瞪大了他美丽的双眼,最后笑出了声,“哈哈……勇利果然很有意思啊!”他在少年泛红的带着几分羞恼的表情下停下笑声,毕竟再笑的话勇利就要生气了。他就着蹲下的姿势拉起勇利的手腕,说道:“勇利,现在我要变一个魔法作为给勇利的回礼,不过勇利要闭上双眼哦,不然魔法就会失效的。”

勇利显然相当好奇维克托想要变什么魔法,但还是听话的闭上眼担心维克托的魔法会失效。

“真是个乖孩子呢,勇利……”勇利感受到手腕内侧被附上一个柔软而且带着一丝温暖的东西,就在他忍不住好奇要睁开双眼的时候,耳边传来维克托的声音。

“勇利可以张开眼了哦。”

勇利随着口令立马就张开眼,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手腕他左手的手腕内侧被印上了一片绿叶的图案,奇特的是叶子的经脉是银色的。

“这就是我送给勇利的礼物哦,这是我和勇利间的秘密只有勇利和我能看见。”

“那我以后还能见到维克托吗?”

“只要勇利希望就一定能见到我,约定好了,勇利一定要记得来找我,一定要记得啊勇利……”

TBC

*撒糖我就只会撒糖了,然而比不上官爸辣么甜qwq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