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维勇】树与龙(2)

*架空向,树灵(维克托)x人族(勇利)

*人物不属于我,ooc自由心证,he保证

*预订中短篇完结

*请随意下翻





「只要勇利希望就一定能见到我,约定好了,勇利一定要记得来找我,一定要记得啊勇利……」

!!!

勇利张开眼,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梦这种梦了,数不尽的夜里他都会做同样的梦十一年来一直如此。他甚至可以清晰记得梦中每一片树叶,每一只萤火虫……直至把他们画出来。但是就是这个反复的梦,他有一样东西怎样都描绘不出。

勇利从床上坐起,戴上放在床头的蓝色镜架的眼镜。

他拉开床头柜最底下的柜子,里面放着一副画,上面描
绘着在夜晚的树林里一个少年抱着腿蜷缩着萤火虫在他的身边飞舞,少年的面前是一个蹲下与他平视的人。画中的另一个人没有画上脸,但从身体的轮廓和衣着来看无疑是个成年男性。勇利甚至能记住他的名字,他的声音,但是不论如何他就是画不出对方的脸。

你应该是知道的,你一定是知道的,他曾无数次这般质问着自己。

他也曾以为这就是一场梦,只是一个反复的梦。勇利拉
起自己左手的衣袖,手腕内侧那绿叶的印记告诉他,这不仅仅是个梦,它真真实实的发生过。勇利也曾去过当初和大人们前去狩猎的树林,可他怎么也找不到遇见维克托时的地方。勇利能感觉到这些树林的不同,真要形容的话,恐怕就是这些树没有当初那些树给他的那种活力吧……

美奈子对于她的学生突然走神已经习以为常,自从勇利在那次野兽群突然袭击,死里逃生之后就是这样时常会走神。美奈子当初还担心他是不是跑到某些巫妖的领地被诅咒了,经过详细的检查后发现这家伙就是纯粹的走神,问他逃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又死都不说。

勇利性子看似软弱,但是他如果有什么不想说出来的话,没人能撬开他的嘴。

“勇利你又在走神了!”美奈子忍无可忍的揪住他的耳朵在他耳边嘶吼,“勇利这是你今天第几次走神了啊!我上课就这么无聊吗?”

“啊啊!好疼!美奈子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走神的……疼疼疼!”勇利捂住那只被人狠掐的耳朵,希望他的老师能原谅他。

“哼,这次就放过你。话说你这家伙还真是顽固,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什么也不说,我不会强迫你说出来,但你这样对你自己也不好啊!”

“抱歉,美奈子老师,我、我不是想要故意瞒着你们……只是连我都不知道那到底只是个梦,还是真实发生过……”他也曾打算向家人朋友老师坦白这件事,好几次已经到嘴边的话他还是没有说出口,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些话憋在心底。

他又在等些什么呢?他不知道。但是他现在还留在这个地方,的确是因为这件往事。

他从小到大居住的九洲,长谷津是个远离繁华地段的地方。这里的年轻人都已经渐渐离开去往更为繁华的四主城地段,这个略微偏远的地方就只剩下一些长者和年幼的孩子以及一些不愿离开这里的人;零零散散的早已如以前那般热闹,剩下的只有那些老房子,记录着过往的岁月。

二十三岁还没有离开的勇利就显的突兀了,毕竟多数和他年纪相仿的人都早已离开,和他相差几岁的优子和西郡会留在这里则是因为他们早就成婚并且养育了三个女儿……

不知不觉间他又走到这里,勇利叹息着抚上他身旁的树干,这里是他和维克托分别的地方,结束一天的事务后他就会来到这里,明明他自己都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

“喂!胖子,你知道叶函的持有者在哪里吗?”

“哇啊!不要突然出现吓人啊!”

勇利承认他自己是易胖体质但是他有好好运动减肥,只是有些微胖而已!秉承着良好的修养,勇利还是请问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猫妖的名字,“请问你是……”

“哼!我叫尤里。”猫妖冷哼着扬起下巴,不屑的扫视着眼前的人族。

“你好,我叫胜生勇利。”

“不要转移话题,我对你的名字不敢兴趣!我就是想问你你知不知道叶函在谁手上!”

“我不知道谁有什么叶函,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对于这个初次见面,态度糟糕得一塌糊涂的猫妖勇利真是一点好感都不剩,虽然他和自己的名字同音但是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亲切感。

“你这只猪还敢骗我,你身上明明有树灵的气味!”尤里抓住勇利的左手嗅着上面的气味,勇利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想要挣脱尤里的牵制,“你干什么啊!放开我!”

“哈,终于让我找到了!就是这个叶函!”尤里也不管勇利的挣扎,对于猫妖来说人族的力量不足以撼动他,他拉起勇利的衣袖果不其然发现了那藏在手腕内侧的绿叶,“维克托那家伙一直在等的就是你这头猪啊?”

这个名字像是某道咒语,原本不愿的勇利反手握住尤里的手腕,他急迫的询问着,“你知道维克托吗?”这是勇利第一次遇到除他之外能看到这片绿叶的家伙。对方显然是对他突然的举动感到相当意外,“如果你是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话,那么就是那个混蛋树灵。”尤里暗暗发力却发现对方的力气也不小。

“维克托是……树灵?”

勇利一直以为对方和他一样是人族,其他的种族对于人族而言态度虽不算恶劣但也友好,维克托的温柔让他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为他是个人族;仔细一想维克托如果是树灵的话那他会在深夜的树林里出现,能在黑暗中带他离开种种就能解释得通了,更何况维克托从来就没有说过他是人……

陷入自己世界的勇利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状态完全没有留意到外界,他正在努力消化这个惊人的事实。

“喂,喂!傻了么你!”尤里看这个家伙一副呆愣的表情就猜到这家伙十有八九也被维克托那家伙骗了,对勇利的态度也温和不少,“你和维克托那家伙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要跟我去一趟树灵古森……”

“去那里能见到维克托的话,我和你去。”这个决定的确很突然也很轻率,着对于他而言却是个机会,除此之外他也找不到别的方法。

“哈?”在尤里看来眼前这个人族分明就是有病,他甚至早就做好把勇利绑起来打包带走的打算无视他本人的意愿,没想到这个刚刚还一脸不愿的家伙现在主动要跟着去。

“你这家伙不会是因为维克托那家伙骗你你要去宰了他吧?你伤不了他的。”看他和自己同样被骗过的份上,尤里决定难得的发一次善心。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和他约好了会回去找他……”勇利不明白为什么尤里会觉得他是要去宰了维克托,维克托可是他的恩人。

勇利思索一番最后下定决心,他说:“我出远门要告诉我的父母,不然他们会担心的,尤里奥你今晚就在我家留宿吧!”

“为什么我要去你家住啊?还有我不是尤里奥!”尤里虽然嘴上抱怨,但还是和勇利一起回到他家开的温泉旅馆,尤里清楚自己来得太过匆忙没带多少的路费就要用完,跟勇利回家也是无奈之举。

更让他在意的是勇利本人,尤里对于叶函知道的东西可比勇利要多得多。

叶函,也就是由绿叶样式的邀请函,以一种类似于魔法印记的形式留在他人身上的印记。当然,叶函是有等级之分的,褐色叶脉的最为常见也是最低等级只能进入树灵古森的最外圈,之后就是墨绿色叶脉的叶函能进入树灵古森的城市范围,剩下的就是由王所赠予的叶函,每一任的王都有自己的颜色,这些特别的叶函更由他们本人赠予,而这种最为珍贵叶函的持有者能够进入树灵古森的中心地带,也就是王的居住地。

尤里不清楚维克托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知道勇利肯定是被维克托那个老流氓看上了或者是引起维克托的兴趣。

尤里觉得至少在这一刻他是有那么一会心疼这头猪的。

……

勇利的母亲宽子对于儿子的决定并不意外,或许在她寻回她原本失去的孩子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她的孩子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狭隘的地方她的勇利已经长大,该去寻找他想要的事物,她和丈夫一开始也不是在长谷津相遇的……

“勇利想要这么做的话就大胆去做吧,我和你爸爸也帮不了你什么;当然,你想要休息的时候可以随时回来……”

他的母亲还是这般温柔,勇利这一刻还是没有忍住鼻子的酸涩,流下眼泪。这是他第一次完全的离开长谷津并不是永远的诀别还是感到一阵难过,尽管如此还是决定去达成儿时的约定。

勇利不知道他是不是正确的,他不知道他的这次远行会不会有所收获,前路迷茫。

【停滞的星辰再次运转,原本被剪断的命运将以另一种方式编写新的轨迹】

TBC

*下回维克托出场预定,会有轻度的奥尤⊙▽⊙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