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维勇】树与龙(3)

*架空,树灵维克托x人族勇利

*ooc可能有,自由心证,人物不属于我

*果然被带跑了勇利




树与龙(3)

事实向勇利证明了,维克托是个让他惊讶的天才。

勇利不知道怎样去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复杂到他自己都不能理解,有惊讶和欣喜却又带着一些恍惚的不真实感。他在和尤里在即将到达树灵古森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完全在他们意料之外的人。

特别是他现在还在旅店里泡露天温泉的时候。

勇利看着一个男人赤身的就推开门,还带上从不和人共浴的尤里。勇利显然僵在原地,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出去好还是留在原地。

现在这个男人正勾住尤里的脖子,尤里的脸上是少有的安静和内敛像是在思考这什么,显然这两人在谈论什么重要的事情。勇利准备离开的时候,男人转过头来显然已经发现了他。

“勇利,好久不见~”

勇利没有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到这么帅气的男人。最后他还是在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他身边尤里的提醒,下才得知这个人就是他无数个夜晚反复梦到的,寻找已久的维克托。

眼前的男人一头漂亮的银灰色短发,眯着漂亮的蓝眼睛微笑着大声呼唤他的名字。

“啊……你好!”虽然勇利不记得他的脸,但是勇利从他描绘无数次的身形,熟记于心的磁性嗓音中认定这个人就是维克托,虽然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了。

维克托发现他的勇利一副讶然的表情,不只是对他的突然现身还有对他的陌生的态度。这让他在不经意间皱起眉带着一丝郁闷,但在勇利注视他的时候他就把这些收起来。

他撅起嘴用委屈的声音抱怨,“真是冷淡啊勇利,明明上次还拉着我的衣服不让我走的……”

维克托迈着优雅的步伐不慌不忙的走到这个长大不少的男孩面前,蹲下靠在他耳边压低声线的呼唤着勇利,温热的气息连同着磁性的声音钻进勇利的耳朵,“难道说勇利讨厌我了么?啊啊,太让我伤心了。”

维克托甚至能清楚的看见勇利因为害羞红透了的耳朵。

“不不不!我没有讨厌维克托!”勇利一手捂住那只耳朵,迅速后退让他远离岸边的男人。维克托的气息似乎还缠绕在他耳边,更何况维克托现在整个人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在他面展示着,这个想法让他的脸红得更为厉害。

不知是不是错觉,原本还存在的陌生感似乎在这一举动下消散不少。

他有些慌忙的解释着,“我、我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那就更过分了啊勇利,居然忘了我……”

“不、不是这样的……”

最后还是看不过眼尤里打断他们没完没了的废话,“好了维克托你这家伙跑出来做怎么?那些老家伙居然会同意让你离开那片树林,你该不会是又偷溜出来的吧?”

“小猫这回可是误会我了,这可是墨尔弥德的愿望。况且也多亏这和你才能和那家伙这么简单的见面不是么?”维克托露出他标志的心形嘴,笑道:“哈哈,不要着急,他大概再过一两天就会到达这里,以他的速度。”

勇利有些担忧的询问道,“尤里奥,你没事吧……”

“切!我还没沦落到让一头猪担心的地步!”

经过一个月来的旅程充分了解尤里脾性的勇利送了口气,尤里恢复平常的样子实在是太好了。勇利知道这个漂亮的猫妖少年说话的口气不太好但实际上是个善良的家伙。

勇利不由的在意起维克托和尤里之间的对话,维克托和尤里应该是熟人,他们所说的墨尔弥德和尤里认识的人又是谁呢?

“哦~勇利想知道些什么呢?”勇利刚产生疑惑就被维克托敏锐的发现了。勇利感到意外,也有些苦恼的思索着自己的表情真的那么好懂吗?

“呃……如果方便的话,维克托能告诉我墨尔弥德是谁吗?”勇利决定提出他最陌生和不解的问题。

“如果的勇利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哦,墨尔弥德是最初的树灵的名字。简单点用人族的话来描述的话,就是我先祖的名字。”

“先祖?”这么一来也不奇怪,毕竟人族的寿命远比不上其他的种族。人类早已换代数回,他族却仍是那个容貌。

“好啦勇利!我特地出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在这里干站着,带我去玩吧勇利,让我看看勇利看到的世界。”维克托打断勇利的思考,毫无征兆的就踏入温泉,伸手拉住这个还有些茫然的人族说出他的愿望。

“欸?但是我没有去过其他种族的地盘啊!”

“没关系没关系就去勇利熟悉的地方好了~正好我对人族知道的不是很多。”

维克托不留痕迹的将勇利带离树灵古森的方向,勇利显然没有发现他的意图,现在的他正在苦恼要带维克托去哪里,甚至没有注意到维克托已经坐到他的身边,靠着他的肩膀和他一起泡温泉。

尤里表示辣眼睛。

而尤里没有戳破维克托的小心思,但也决定留在这里,他一定要等到那个家伙,他等这个答案等得实在太久;对于那头猪的惋惜他虽然只给了他一声冷哼,也和勇利道别的同时个了他一个小小的卷轴。

“要不要来是你的事,不喜欢就扔掉。”

果然是尤里奥式的傲娇。内心吐槽着勇利面不改色接下尤里的好意。那天去尤里奥那里玩好了,毕竟他真的没走出过人族的领地。到和尤里分别的时候勇利还是没有问出尤里要等的人是谁,不过那也是尤里的私事他知道自己多问也不好。

说是一点不舍都没有那是骗人的,虽然尤里和他相处的时间短暂,他一开始也不适应尤里的性子,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能感受到尤里的善意,也渐渐成为了朋友,虽然尤里不怎么承认就是了。

“不要太相信维克托。”猫妖最后的叮嘱勇利无法理解。

为什么……不能相信维克托?尤里没有和他说明只是警告他。他甩甩头决定将这个念头丢下,现在想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愿意相信维克托就像他十一年前做出的决定一样。

就此别过尤里,勇利思考良久后打算带维克托去四主城中最为繁华的东京,他也顺道去探望住在东京的朋友。勇利的这趟旅程从一开始的寻找维克托变成了游玩,好不容易出趟远门这么快会长谷津也没意义,不如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至少现在的他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没有很明显甚至名字都没出现但你们要相信我是奥尤,毕竟还没到他正式露脸的时候ヽ(  ̄д ̄;)ノ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没错它的确短了(趴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