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衰时

【脑洞招收中】冷cp厨,状态随机型,写东西全靠feel

【维勇】树与龙(8)

*首先还是那一句,新年快乐:)对于我来说节日就一定会有一个叫做胖三斤的buff

*架空,树灵(维克托)x半人族(勇利)

*ooc可能有自由心证,人物不属于我


↓↓↓








树与龙(8)

勇利用他的沉默推开了所有人,他虽然平静下来,但他需要时间思考以后要怎么做。

维克托和艾尔的离开给他带来一片安静个人的空间。

夜晚降临,弯月高挂在黑幕之上,池子泛着月亮投射出的光,晚风吹过平和宁静。低矮弹丸树丛传来虫鸣,环绕飞舞着零星的绿光,勇利知道那是萤火虫。

一看到他们,他就不自觉想起和维克托的初遇。

维克托对于他而言是什么呢?其实他并不能清楚的划分出来。

自从他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一刻就是接连不断的惊讶。

如果他没遇见维克托的话,他恐怕就不会离开故乡游历,也不会变成龙了吧?

这样想着,勇利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角,坚硬却略带温度的感觉提醒着他一切都是真的。

维克托告诉了他很多有关他现状的事情,他难以想象他居然会成为那个千年难遇的幸运儿,以返祖现象的姿态变成唯一一头黑龙,纵然他自己只有一半的血统。

听艾尔说,就算是上古黑龙在龙族内的一脉也没有一头黑龙出生,百万年来都是如此……

哈哈哈,他宁可没有这份幸运。

他没有成为龙骑士,但成为了一头龙,也算是完成儿时的愿望了。勇利干笑着这般安慰自己。

另一件事却让他毫无准备——维克托要带他去树灵古森。

一开始决定前往的时候他完全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这么纠结。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确定他喜欢维克托,去他的故乡,去他家里更深的了解这个人是勇利期待的,但是他又害怕自己的笨拙会不会让维克托觉得麻烦和累赘。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去表白了,却又退缩了真是……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和维克托去他的故乡,到时候再想办法告白吧!拍拍自己燥热的脸,希望脸上的温度快些褪下去。

冷静了的勇利尝试着伸展自己的龙翼,勇利重来没想到过自己的背上会长出龙的翅膀,他只能像初生的婴儿学步那般学习飞翔。

……

树灵王其实是个变态吧?

艾尔发现他身边的维克托像个痴汉一样藏在岩壁后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刚成为龙族的人。

“你到底……”

“嘘,小声点。”维克托压低声线示意艾尔小声些,现在勇利的听力不出意外的会比以前好,太大声会被发现的。

“你直接过去不就好了,你现在和变态一样。”为了方便躲藏变成人形的艾尔撇撇嘴,“他和你不是关系挺好的吗?”

他可是记得这个叫勇利的看到树灵王的时候有多高兴,虽然他抱着这个树灵就哭了出来。

“现在还不能打扰勇利,这样的勇利我第一次见到。”

找到了目标并为之前进的勇利,在他看来就像是原石被一点点的打磨露出真正的内在。没有比让他在自己手心慢慢成长更令他兴奋的了!

啊啊,果然是个变态啊树灵王。

艾尔觉得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事实,决定时候和银龙分享一下。

维克托并不在意艾尔的看法,他向来我行我素,不论是选择勇利还是只身前往龙谷

而现在的他将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勇利身上,这是第一次。的确他决定离开他的故乡寻找勇利刚开始并不是他本身的意愿。

他是第一次看到那棵树,墨尔弥德那般急切的姿态。

维克托不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那棵古树颤抖着散发出金色的光,他伸出他的枝条卷起维克托脖子上的那条由勇利戴上的项链。

维克托觉得有趣,便由着墨尔弥德的枝条小心翼翼的环住那块黑色的石头,当时的维克托甚至以为墨尔弥德会直接把项链扯下,夺走。但是最终,墨尔弥德还是放下了那项链,带着不舍。

金色的叶子飘落,记录他的话语。

「王,请把项链的原主人邀请至此。」

维克托第一次得到来自墨尔弥德的回复,这同时也是他第一次称呼他为王。

“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么叫我……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没有回复。维克托无奈的摇摇头,他只能换一个问题,“墨尔弥德,你知道那项链是什么对么?”

这次金色的树叶飘落到他的手上。

「那是黑龙血液和力量形成的小结晶,是唤醒血脉的钥匙。」

这么一来,勇利莫非是黑龙的后人?

这个猜想在维克托的脑海里渐渐成型,并非凭空的想象。勇利真的是他见过最为奇特的人类,这让维克托产生了一种像是在小路边捡到的最为平淡无奇的石头,里面竟然内含光华的兴奋感……

虽说如此,但他真真正正把族内的事物处理好,离开树灵古森已经是十一年后的事情了。

后来他就在树灵古森的周围找到了勇利,但是出于私心他并没有直接将勇利带回去,而是决定和勇利游玩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他。

可笑的是一开始仅仅处于好奇而接近勇利的他,竟慢慢被他所吸引……

勇利可能一直都没察觉到,被平凡的外表隐藏的他拥有着逐渐吸引他人的绝美光华。

tbc

*如你所见我正在慢速的填坑中,虽然目前只有这一个还没完结😜

评论(6)

热度(27)